卖刀片的言染

小学生文笔的文渣仙剑秦时火影盗笔dc五本命博爱党一只,恋与f5厨,花心超人厨,蝙超本命(不接受蝙超逆cp),国漫日漫美漫均有涉猎≧▽≦欢迎催更互撩企鹅号1513621769

赎光(十)

cp:小花  ky莫入



沉寂的夜将梦遮掩
你眼中孤寂的世界


滴答……滴答……
熟悉的感觉……
小心睁开眼睛看着脚下一圈圈漾开的水波。
熟悉的梦境,但不同的是,这次似乎有一些很熟悉的东西出现在记忆里。
一些画面在小心的头脑之中闪现:战场上自己被植入的芯片……花心超人布满血迹的脸……寻找能量矿时与敌人的相遇……还有……
灰心怪!
如果自己现在失去了意识,那么花心一个人肯定是对付不了那个家伙的!
“武器就是武器,那么多感情,只会影响你的判断,不是吗?”缥缈的声音传入小心超人的耳朵。
“杀了花心超人,是成为合格武器的一部分,不是吗,不要让我失望啊,小心超人。”那个声音不紧不慢的说着。
“哦,对了,那些会成为阻碍的记忆就留在这儿吧,那么——祝你任务成功。”
——————分割线——————
英雄的存在,从来都不是得到别人的认可。
落雨敲打着城市的废墟,溅起的一层烟尘覆盖在龟裂的土地上。
废墟一角,巨大的石板下,一蓝,一黑两个人,躺在角落里最干燥的地方。
石板外,雨水交织,变成一张巨大的雨幕。
雨幕外,少年独自站在雨里,金色的发丝已经湿透了。
混杂着雨声,远处传来了几声轰隆隆的巨响,并不是雷声……而是炮火落入土地的声音。
那声音就像是……哀嚎,来自北边的废墟,又或者……来自自己的心里。
计划明明已经那么清晰明了了,但悲伤的感觉还是从心口涌出来。
灰心怪的话一遍一遍的在花心脑中回荡。
“我知道你一定会去,就算是为了救另外几个超人,不是吗?”
“那你凭什么觉得我会把辛苦得来的能量石给你?!”
“我有说是你交给我吗?”
“你什么意思?!”
“没有意思,这个叛徒阿德里星人还给你,不过放心,我并没把他算在这场游戏里。”
“…………”
“哦,对了,告诉你一个线索哦,你们的队伍里……有叛徒哦,不过这个叛徒,以前也是我们灰心军的叛徒呢~”
“…………”
雨水浇湿了花心的脸,伤口沾水火辣辣的疼。
我从不愿相信叛徒是你,小心超人。
雨小了些,小心缓缓睁开眼睛,头昏的感觉让他眼前有一些发花,一个蓝色的身影出现出现在他眼前。
“小心超人!你醒了吗?”伽罗见小心苏醒,马上靠了过来 。
小心揉了揉眼睛,在伽罗的扶持下坐了起来。
“伽罗……我这是怎么了,灰心怪去哪里了?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我也不知道,我被抓之后,就被莫名其妙的带到了这里,看见了你和花心。”
“花心……等等!花心他人呢?!他一个人?碰见灰心怪的话……”
“他去找物资了,放心这一带的灰心军都撤兵了,不过……总觉得有阴谋。”
听了伽罗的话他才稍稍有一些安心。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你的话好像变多了啊。”伽罗笑着看着小心,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
“有吗?没有吧……”小心辩解着,突然他看见了角落里的盒子,那个盒子很眼熟……但自己在记忆里好像找不到与之相关的记忆。
小心把盒子拿过来,打开,发现是面膜,看样子,是花心的东西,但自己总觉得这面膜那么眼熟……
「没有情感,才能成为武器,这牵绊你完成大业的线,我会帮你一一剪断。」
“伽罗……我好像忘记了……很多重要的事……心口有一些疼呢……”
看着手里的面膜,小心开口,拿着面膜的手有些微微颤抖,好像手中拿着的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伽罗有一些诧异,他过去扶住小心,问他怎么了,只听见小心开口:“到底……是什么不见了……我好像很难过……”
雨小了,却不见停,云层把天幕裹住,留下一层一层深浅不一的灰暗颜色。
哀鸣般的炮火仍在继续,这颗星球像是在哭泣,穹空的雨像是眼泪,一点一点冲刷着废墟的尘埃和战争的伤痕。
花心抬着头看着天空,视线有一些模糊不清。
雨水落进眼睛,变成泪流了出来。
“我会救你们出来,不管代价是什么。”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