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刀片的言染

小花万岁蝙超万岁七班万岁≧▽≦欢迎催更互撩企鹅号1513621769

赎光(五)

cp:小花(ky莫入)
(假装自己很高产XD)



“我不过是,厌倦了弱者的感觉而已。”
————花心超人

能源室里,小心扶着花心坐在地上,两个少年都沉默着。
花心的症状逐渐消失了,小心开始询问花心事情缘由。
从花心这里,小心得知了药剂的事情(详见番外《黄昏之末》)。
“这种药,别用了,它会害了你,”黑发少年凝重的说道 ,“把它交给博士吧。”
花心沉默着,突然金发少年起身,小心见势,想去扶花心,花心摆了摆手。
花心吃力的起身,扶墙走到能源室厚重的玻璃墙前,玻璃的另一端是三颗机械石。
“如果当初我能再强一点,开心他们是不是就不会这样了……”花心摸着冰凉的玻璃壁,喃喃自语道。
“我们可以救他们,”小心的手放上了花心的肩膀,“但救同伴,靠的是我们自己,而不是药剂。”
“…………”花心沉默了。
“走吧,去找博士检查一下,顺便把药剂拿去让博士看看,花心超人,我扶——”
“谢谢你,小心超人,”花心打断了小心的话,“但是你暂时别跟博士说,博士他大概已经忙的焦头烂额了吧。”花心的眼神暗淡了下来。
此刻,小心才意识到花心这么做的意义,他是想一个人抗吗?
玻璃墙反着光,映出了花心的面具 。隔着面具,小心看不出花心的表情,但小心注意到了滴落在花心脚边的一个个逐渐扩大的暗点。
原来那个眼前那个,曾经一直无比骄傲的少年,也会如此软弱。
“我们会救出伙伴的。”小心说。
最终小心并没有告诉博士花心的情况,并不是刻意隐瞒,而是此刻的情况并不适合告诉博士,博士操了太多心,而且堡垒的能量和设备压根不足以支持给花心检查和制作药剂血清。
除了这个,原本想跟花心商量一起去灰心军的营地夺回一些能源和设备,但就花心现在的状态……
现在的他大概需要好好休息吧。
还有那个小孩……总觉的他很是眼熟,但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他,不过这个不重要,但愿那孩子不要再去骚扰花心了吧。
把花心送回房间时,小心跟花心要了剩下的药剂,但花心说那个药剂似乎有某种成瘾性……自己便给花心留了一瓶。
花心跟小心做出承诺,不在依靠药剂,看着花心睡下之后,小心才离开 。
虽然那家伙睡觉之前都不愿意摘面具,说什么要保护皮肤,自己也不太懂护理皮肤什么的,只好由着他,果然皮肤对花心还是那么重要。
小心系好了斗篷,准备出发去找能源。
不知道为什么,小心的直觉告诉他,在离堡垒雪原之外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守卫薄弱的灰心军营,虽然直觉不一定可信,但碰碰运气总是没错的。
小心踏着落雪,趁夜色出发了。
如果能成功,就有足够的能量就伙伴们了,还有花心那个家伙,他好像一直都不怎么开心……在灰心部队那应该有不少物资,这样的话……
小心一路思考,一路前进,不知不觉已经接近了那个军营。
希望那的物资里有新鲜的水果吧。
小心想着,不由的抓紧了手里的纸条。
那张纸条是小心临走前在花心房间拿的,上面写着天然水果面膜配方。
军营就在前方,小心使用了隐身技能,轻松的混进了这个把守不怎么严密的军营。
但小心不知道的是,在军营的能源室,灰心怪正在等着他。
——————分割线——————
小心离去之后,花心从床上起身 把面具丢到一边,透明的液体粘了一脸。
眼泪好像止不住了,花心走到镜子跟前,视线很是模糊,他擦干净眼泪之后,视线依旧模糊不清,就像那次带着小心逃跑时一样……什么都看不清了……原来只是记号看不清,现在连镜子也看不清了,是自己太累了吗?
花心揉了揉眼睛,过了好一会视线才逐渐清晰起来。
看着镜子里自己丑陋的脸,一股酸涩的感觉涌上了心头,那个孩子知道真相的话,大概会恨死自己吧。
毕竟是自己给了那个孩子以希望 ,也撒了人生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谎言。
而就在给小心药剂时,自己撒了第二个谎。
这个药剂,真的有所谓的成瘾性吗?
答案是否定的。
对不起,小心超人,自己不过是……
“厌倦了弱者的感觉而已。”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花心自言自语的说道。
而在另一边,经过几天连续工作,博士已经找到了恢复机械石的方法,不过还要验证。
堡垒之外茫茫雪原无边,没有下雪,一切都那么宁静,夜色降临已久,寂静的雪原较于白天,又增添了几分危险。

赎光番外——黄昏之末(下)

cp:小花(ky莫入)

下(番外完)
   
   
   
    下水道,花心用左手使用磁力链背着小心,在污泥里前进着,花心的胸前是两颗机械石,一蓝,一粉,被花心用右胳膊夹在胸前。
    右手手腕被捏的完全动不了了……可恶啊!
    下水道的污水越来越深,花心也走的越来越吃力,污水已经已经漫过了膝盖。
    黑暗的下水道里,花心靠着下水道上方裂缝里漏下来的光线勉强辨认着方向。
    机车坏掉了……天也要暗了……小心昏迷不醒,自己还伤怎么办呢……
    不过让花心有些诧异的是,自己之前重伤状态下与灰心怪交手居然成功了,虽然使用了计谋,但自己的伤势似乎有所恢复,虽然并不是全部伤势,而且本应该耗尽的能量也恢复了许多……难道是……针剂有问题?
    “花心超人!”一个声音打断了花心的思绪,黑暗中,一束亮光打在了花心的身上,光的主人正是刚刚大战中救出来的小孩子。
    “是你……开心超人救出的那个小孩儿!你没事吧。”
    “嗯,我没事,花心超人我爸爸呢?他在哪?我记得跟爸爸逃出来,我晕过去了,然后醒过来就在下水道里了……你有看见我爸爸吗?”手电筒的光映入小孩儿的眼睛,小孩儿漆黑的眼睛里都是期待的神色。
    然而现实……
    花心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孩子的眼睛就这么看着他。
    “你爸爸……被灰心……”
    孩子眼睛里的光逐渐暗淡了,花心还是说不出口。
    “你爸爸被灰心……军抓走了,不过他没事,你不要担心。”
    “可恶的灰心军,花心超人你能帮我救回爸爸吗?”
    “我……”看着这孩子的眼睛,花心撒下了第二个谎,“会的。”
    “嗯!谢谢花心超人!爸爸是我最亲的人了……请一定救救他!”小孩的眼睛里盈满了眼泪。
     “我的磁力链很厉害的,放心。”花心露出一个温暖的让人安心的笑容,但在花心充满笑意的眼底,是难以言语是悲伤。
    孩子没有洞察到花心的谎言,也忽略了花心在撒谎时眼底的悲伤,或许是为了抓住这缥缈的希望,孩子选择相信花心。
    “我们先回去找博士,小心、甜心跟粗心伤的很重,休整好回来救你爸爸。”
     这时,孩子才注意到了重伤昏迷的小心,两颗机械石,以及花心身上的各种伤口……
    “花心超人你脸上好多血……没问题吗……”
     “没事的,主角可没那么容易倒下,你帮我看着小心他们,我去上面一趟,找逃出去的办法。”
    “怎么没看到开心超人呢?”
     “他也被抓了……不过我一定会救他出来!但眼下要先把伙伴们送回去。”
    “还有爸爸!我帮你看着,你快去吧,送走了小心超人他们,就去救爸爸!”
    “嗯!”
    找了一个干净的墙角安置好他们之后,花心转身离开。
    转身的时候,花心看了一眼那个孩子。
    抱歉……
    然后花心朝着下水道的出口走去。
    黄昏要结束了。
    几颗星星悄悄浮现天边,太阳只剩一丁点还残留在苍穹。
    在角落的小心超人皱起了眉毛,显然是做噩梦了。
    “骗子!”
    “叛徒!”
    “间谍!”
    “是你!杀了花心超人!”
    “我们讨厌你!”
    …………
    此类话语像是苍蝇一样在小心的耳边回荡,小心不断逃跑,这些声音依旧一直跟着他。
    无休,无止,像是预示着什么。
    城市中心一座还未完全塌陷的大楼上,灰心怪正在思考着自己的计划。
    一旁的电脑上,有一个红点,那是小心超人的位置。
    “武器,终归是武器,武器的意义就是被利用,是吧,小心超人。”
    灰心怪自言自语道,说着他打开了电脑上的一个文件夹,那是一个程序编辑器。
    上面有一行醒目的文字:找到起源星能量石后,杀死花心超人。
    随后灰心怪关闭了电脑。
    另一边,花心超人换上了一身小兵衣服,伪装成小兵一番调查之后,弄清楚了小兵实力变强的原因,果然是靠的药剂,那个药剂可以让能量在短时间恢复,且增强,那么就需要更多的药剂……
    花心已经制定好逃离的计划,现在只要获得足够的药剂,就能有足够的能量带着小心他们突围!
    然而花心却忽略了自己能量系统的损坏,以及药剂的副作用和缺陷。
    伙伴们,等着,本主角一定把你们带回去!说着花心戴上了灰心小兵的面具。
    花心背后的天空,太阳已经完全落山。
    黄昏结束,黑夜已至。

赎光番外——黄昏之末(中)

cp:小花(ky莫入)

黄昏的太阳即将隐没,天边的颜色变得越来越绚丽,一抹红霞像是血,把苍白的天空染红。
“居然用炸弹来害人!你真的太过分了!”粗心再次发射了飞弹,让粗心没想到的是,灰心怪竟然抓起了一个灰心小兵扔向了粗心的飞弹。
“真是自不量力!”灰心怪以极快的速度冲了过去!
“粗心超人!”开心和花心同时喊出来!
灰心怪已经掐住了粗心的脖子。
“没记错的话,你们都是机械石对吧,那么……”灰心怪手中突然释放出了强大的电流,硬生生的把粗心变回了机械石。
“粗心超人!”这是开心的吼声。
“不——可——原——谅!”开心挥拳朝灰心怪冲去!速度极快。
“生气了呢~”灰心怪笑着,转身躲过了开心的拳头,顿时地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圆坑。
“很厉害啊,那我就陪你玩玩吧~哈哈哈哈哈哈!”灰心怪突然大笑起来,他的笑声让人觉得恐怖。
开心再次出拳,灰心怪竟然用手接住了开心的拳头,不过猩红的液体随后从他嘴角流出。
“该我了!”灰心怪趁开心不备,掏出一把短剑,直直刺入开心的肩膀!
“啊!”
“花心磁力链!”花心抓住机会,直袭灰心怪背后!
灰心怪转身把开心朝花心扔了过去!
花心躲避不及,两人在废墟的墙上撞出了大坑!
花心挣扎着起来,发现开心超人已经失去了意识,显然那把短剑有问题!
花心的身体不断的有细小的电流漏出,严重的损伤,以及眼睛里的血迹让他看不清眼前的敌人。
“你这个家伙,敢伤害我的家人,我不会放过你的!”花心起身朝着眼前的人影走了过去,脸上的血迹还在不断往下淌着。
“看来,你跟那个红色的小子很像啊。”灰心怪有些玩味的看着花心,他的眼睛里突然闪过一丝狡黠,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
花心抹了抹脸上的血迹,蓝光在指尖化成钻头朝灰心怪袭去。
但,还未曾碰到灰心怪,磁力钻就消失了,显然刚刚的重伤使的花心的能力受损了。
“就这点本事,你真是让我失望啊!”灰心怪抓住花心的胳膊,再次把花心拎了起来,刚刚的攻击似乎耗尽了体力,但花心仍试图反抗。
“或许在刚才,我就该捏断你的胳膊。”
“呵,你这个……无聊的配角……”由于刚刚爆炸,花心的耳朵正在严重的耳鸣,“到底在说些什么呀,本主角——啊!!”
剧烈的痛感让花心的意识有些涣散,手腕好像断了。
好痛啊……耳朵里都是……什么声音啊……好吵……
花心趴在地上,眼睛再次被血蒙上了一层红色,模糊的视线里他隐约看见小兵把粉色的石头交给了灰心怪,还有蓝色的。
是机械石吗?看不清了……可恶啊……
“居然还能动吗?还真是个有意思的家伙呢,听说你好像还是明星是吗?”灰心怪说着,拿出了一支针剂,那是红眼豪猪提炼的能力增强药剂,“大明星,来试试这个吧。”
“大人,您要考虑清楚啊,这个药很稀缺的……”
“闭嘴,我自有计划!”灰心怪没有理会旁边的小兵,把药剂注射进了花心的身体。
严重耳鸣的花心根本听不清他们的对话,脖子上刺痛了一下,那药剂迅速生效了,但严重的副作用也开始出现了。
花心的身体开始痉挛,身体疼的好像要裂开了一样,脖子上的针孔也像烧着了一样。
“走,把这几个超人带走。”灰心怪下令道,旁边的小兵先把开心抬上了飞船,然后又过来抬小心……
晚霞即将落幕,黑夜即将来临,最后一缕阳光透过了灰心怪身后的高楼的缝隙,落在了花心眼前,颜色渐渐变淡。
透过大楼的缝隙,花心看见了那颗即将落山的,红的像血一样的太阳……这就结束了吗……大家……

“喂!虽然……本主角听不清你这家伙在说什么……不过,本主角可没有……咳、咳、没有那么容易认输!”
似乎是料到了花心这样的反应,灰心怪并没有惊讶。
“这药果然可以激发机械石的力量,多谢你了花心超人,为我验证了这个猜想。”灰心怪说道。
花心颤抖着直起身子,高楼透过来的光正好落在花心身前。
花心再次聚积能量,磁力钻朝着灰心怪飞去。
灰心怪豪不意外的躲开了花心的攻击。
“真是能量强大的一招啊,不过,这副作用可还受用?”
花心没有犹豫紧接着冲到了灰心怪身前,灰心怪没有看到花心嘴角那一转瞬即逝的笑。
“既然还有力气,那就变成机械石吧!”灰心怪发了狠,朝花心袭去 。
“你知道,你忽略了什么吗,你忽略了环境。”
说着花心躲开灰心怪的攻击,趁其不备将甜心和粗心的机械石夺回手中,然后迅速后退,退到了小心超人的位置。
“什么!”正当灰心怪疑虑之时,本来落在地上的那一缕阳光顷刻消失,他身后的大楼开始坍塌,原来刚刚的攻击目标是大楼吗?
花心把好时间带着小心退出了大楼的坍塌番外。
大楼的坍塌溅起了灰尘无数,浓烟滚滚遮蔽了视线。
花心看准了下水道带着小心和机械石,迅速躲了进去。
浓烟散去,灰心怪从废墟之中站了起来。
小看那个家伙了。
灰心怪擦了擦嘴角的血道。
四周的小兵都被卖在了废墟之下,只有自己逃了出来。
    远处飞船上,又下来几个小兵,来到灰心怪的身边。
    “大人!要追吗?”
    灰心怪看了看那边消失的小心超人,嘴角再次扬起弧度。
    “不必。”灰心怪说道。
    “那我们下一步呢?大人。”
    “告诉那些星星球人交出宅家的人,就可以归还一部分土地,”灰心怪停顿了一下,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顺便告诉那些星星球人,是超人的无能,才害的他们流离失所。”
    “大人,星星球人要是不听怎么办?”
    “不是有负能量产生机吗?用那个。”
    “是!大人!”
     小兵走后,灰心怪拿出了一张图纸,上面写着起源星。
    “要救你自己和你的同伴,只有去起源星,花心超人你就乖乖给我带路吧!”

赎光番外——黄昏之末(上)

cp:小花(ky莫入)

再次变成武器的你,
是不是还会流泪呢?

星星球(一个月之前)
此刻,是星星球的黄昏,金黄的阳光很温暖,却被密集的战舰隔分割成了斑驳的光斑。
炮火肆虐在星星球上空,爆炸的火焰蚕食大地,城市化成了废墟,撕心裂肺的哭声混杂着敌军的杀喊声,和轰隆的炮火声一起弥漫整了整个星星球。
废墟之上五个超人跟几个灰心兵厮杀在一起,与五超人对抗,那小兵竟没有半分处于下风。
“怎么会这样?”开心的铁拳被毫不费力的接住了。
“哼,受死吧!开心超人!”
“甜心保护罩!”甜心抓住时机将开心救下。
“这样不行了,大家先找博士想想办法!”花心边说,边吃力的跟眼前的对手交着手。
“伽罗应该已经帮博士他们转移了,我们走吧。”说着小心躲开了敌方的攻击。
“那我来给大家开路!粗心飞弹!”粗心的炮火为大家开出了一条路,“大家快走!”
五个少年朝着出口前行,但废墟楼下的一个声音让五个少年的停下了脚步。
“————超人救命啊!”
“不好!那楼下面还有一个人!”开心第一个飞了过去。
“大家快掩护开心超人!”花心叫道,眼看灰心兵已经追过来了“可恶啊!”
大家再次和那些难缠的灰心兵缠斗在一起。
那楼下的是一个男人,他怀里抱着一个孩子,坍塌的废墟压住了他的腿。
“大叔!我带你走!”说着开心抬起了废墟的石块,救出了大叔。
“开心超人你快带着我儿子离开这儿吧!我走不了了!”
“绝不!”开心朝着天空飞去,甜心的保护罩挡下了紧随其后的导弹。
“灰心怪大人,开心超人已经上当了。”远处的高塔上灰心怪正看着超人这边的战斗。
看着超人们节节败退,灰心怪嘴角上翘。
“红眼豪猪提炼出来的战斗增强剂,果然厉害啊,大人。”一旁的小兵说道。
“对付超人,还是要用计才行啊。”说着灰心怪拿出了导弹引爆器。
另一边开心左手拉着大叔,右手抱着孩子,朝着同伴开好的退路飞去。
“开心超人,你们快跑吧,照顾好我儿子,我——”
“我已经说过了,绝不!”
“开心超人我来帮你,粗心和小心已经开出一条路了。”花心说着用磁力飞了过来,开心身后甜心也赶了上来。
“不!开心超人!你听我说!我的体内有——”
未等大叔说完,远处的灰心怪按下了开关。
“超人们,你们完了!”
大叔的体内突然白光乍现,是炸弹!
“不好!”花心甚至没有喊出招式的名字,指尖的磁力链就以最快的速度把开心和大叔分开,把开心拉到了背后!
在爆炸的瞬间,甜心的保护罩几乎是同时圈住了爆炸,但依旧有些许爆炸未能被圈住,爆炸过后,甜心的能量透支了。
而花心离爆炸源太过接近,未能及时被保护,开心在花心身后,损伤程度降低了不少 ,开心怀里护着的孩子并无大碍。
爆炸过后失去磁力支撑的花心往下落去,开心抱着孩子追了下去。
花心脸上全是血,血流进了眼睛,天空都蒙上了一层红色。
就在快抓住花心手的一瞬间灰心怪从侧面一脚踢开了开心,并抓住了花心的胳膊。
远处甜心已经被擒住了。
开心落下去,粗心用捕捉网救下了开心和孩子,另一边,小心使用瞬移和分身突围了进去。
“你就是那颗黑色的机械石吗?听说你曾经是灰心星球的武器呢。”灰心怪与小心交手,小心本就参加了太多消耗战,体能已经消耗的所剩无几,处于明显的劣势。
小心没有理会灰心怪的挑衅,他现在要救出花心超人,花心伤的不轻,拖下去.就不妙了。
灰心怪看出了小心的意图,退了一步,左手拎着花心超人的胳膊,灰心怪很高,花心被拎着胳膊仍是双脚离地,花心身上很多地方都被被弹片划破了。
“小心超人你要知道,作为武器,最不该的就是……”灰心怪放慢了语速,然后突然把花心扔了出去!“被感情分了神!”
灰心怪以极快的速度朝小心冲了过去!
“小心分身!”
“没用的。”
灰心怪很快的找到了本体。
“武器,就该有个武器的样子,不是吗?”灰心怪将黑色的芯片融进了小心的背部。
“啊!!!”随后小心失去了意识,倒在地上。
“你这……家伙……不准欺负本主角的同伴……”
“站起来了?有意思~那么,就过来试试吧!”
灰心怪说着,然后转身化解了开心和粗心的合击。
“看见那些昏黄的阳光了吗,黑夜要来了,而你们——将会沉睡在这里!”

赎光(四)

cp:小花(ky莫入)


雪深处
掩埋着
孤单的灵魂

是夜,窗户外面的雪还在下,大雪断断续续的下了一天,不过也多亏了这大雪,才使得这堡垒躲过了灰心星球的魔爪。
病房里,小心看着窗外肆虐的风雪,叹了一口气。
不知道伽罗现在怎么样了,不过以他的实力肯定能逃过灰心军的追捕,可惜那天没能和花心一起找到伽罗,自己的身体还拖累了花心超人。
花心超人……
想到花心超人,小心心里多了一丝愧疚。
那个家伙,身上那么多伤口,却还是逞强,硬是背着自己顶着风雪走了那么远。
想到这儿,小心已经是睡意全无,他从病房里走了出来。
在走廊一头的房间里,传出争论的声音,小心在门口听到了博士的声音。
“我会想办法的。”
“最好是这样!宅博士你要知道,因为花心超人的行为伤员增多,我们的食物、医疗和能源物资已经严重不足了,这可是个大问题。”
“我知道了,我会尽快想出办法的,再给我一天时间,我一定可以找出复原机械石的办法。”
“你最好快一点,为了维持机械石的能量和给超人治伤,已经耗费太多……”
……
小心没有听完,他转身远离了会议室。
自己醒来的时间不长,但在小心在病房刚刚恢复意识的时候,就听到了很多这些言论。
小心本就不善言辞,未曾搭过话,但是大家明明是为了保护星星球,而现在却被星星球人视为累赘,星星球人的这种想法让小心有些失落。
解决方法,大概就是需要更多的能源物资吧,等自己跟花心的身体完全恢复,能源应该不是问题。
小心开始盘算去灰心军队那,抢一些物资回来,计划已定,小心决定去找花心超人商量。
由于从那次大战之后,自己一直处于昏迷状态,这座堡垒对于小心来说还是十分陌生的,乱转了几圈之后,小心通过桃子姐姐指路才找到了花心所在的房间,说起来,自己还有很多的疑虑想要问花心超人。
可惜的是,花心不在房间。
花心的这个房间是一间废旧仓库改造的,只有一个小窗户,杂物堆的到处都是。
小心有些诧异,现在正是半夜,花心身上还有伤,他会去哪呢?
小心有些诧异,现在正是半夜,花心身上还有伤,他会去哪呢?
就在小心疑虑的时候,门口自言自语声音打断了小心的思绪。
“讨厌的花心超人!”
门外好像有个小孩,小心走到门口,开门的一瞬间,红色的颜料就朝自己泼了过来,一个瞬身躲开了颜料。
看见小心超人,这个正在泼颜料的孩子大概没有料到房间还有人,一时间被吓的呆住了。
“我讨厌你!”“自私的花心超人!”花心房间的门上歪歪扭扭的写了这么几个字,红色颜料的字显的格外刺眼。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闻言,孩子的眼神迅速从惊恐变成了厌恶。
“因为我讨厌他!讨厌花心超人这个自私的家伙!”
“为——”
“花心超人明明是超人,可他为什么不救我爸爸?!超人不是就该救人吗?明明他那么强!那天,他不是偷跑出去,不是一个人打到了很多灰心兵吗?可是,为什么?!他只带回了开心超人!为什么没有我爸爸!他明明可以救我爸爸的!他明明带着你也可以突围!他的的磁力不是很厉害吗?为什么不救我爸爸!我讨厌他!”
孩子没有给小心细问的机会,小孩的情绪很激动,说完就跑远了。
小心追了过去,本想细问,走廊里遗落的一样东西让小心停下了追赶脚步,那个东西正是花心超人的镜子。
这么说,其实花心他刚刚也在附近,那么那些话……
要赶紧找到花心。
在小心寻找花心行踪时,那个孩子已经跑远了 。
在走廊角落的能源室旁,几滴血迹让小心警觉起来。
——————分割线——————
能源室,堡垒储存能源的地方,也是存放开心他们的机械石的地方。
花心缩在角落里,肌肉的疼痛让他浑身痉挛着,汗珠从花心的头上滚落,手臂上的伤口也裂开了,一路从门口滴到了角落。
花心脖子上的针孔也像着了火一样的刺痛着。
可恶,这就是那种药的副作用吗?
花心经彻底歪倒在了地上,突然能源室的门打开了,一个人影走了进来。
温暖的手扶住了花心正抽搐的身体上。
“花心超人,你怎么样了?”
小心超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没事,”花心费力的从嘴里挤出来几个字“别、别告诉博士。”

赎光(三)

cp:小花(ky莫入)

风雪把心脏冰封
漆黑的夜刺伤了我的双眼

“不、不用谢。”就在花心说完谢谢之后,小心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干巴巴的回了一句不用谢,随后二人陷入了沉默。
离秘密堡垒已经很近了,小心仍然抱着花心在前进,小心一手扶着膝盖,一手扶在花心的背后,当然在背后的那只手错开了伤口。
一路上花心全程把脸埋在小心胸前,虽然带着面具,但是花心还是能感觉自己的脸烧起来了:小心是因为自己才陷入困境,本应该由自己保护小心的,现在却还要麻烦小心……
花心越想,越觉得自己没面子了……简直就是羞死了啊啊啊啊啊啊!
小心一路上也没有说话,黑发少年本就不善于表达,只好由着花心把脸埋在身前。
天空才一会儿的宁静,风雪再次袭来,白昼昏暗的如同午夜,两个人的体力严重透支,好在花心跟小心在迷失之前遇到了正在找他们的宅博士。
“花心超人,你太冲动了!你知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和小心超人?!”博士有些生气了,一边说着,一边帮着花心换着伤口的药。
“博士……对不起……”
“为什么要道歉?”博士本想再质问花心,花心的突然道歉让宅博士的口气软了下来
“我没有救出伽罗,还连累了小心……”
“这不是你的错,花心超人,至少你带回了开心。”
“可就是因为我,开心超人变成了机械石……”
“不,花心超人,这不是你的问题,”博士伸手揉了揉少年的头发,“只要你平平安安的,就好了。”
少年睁大了眼睛。
“开心会没事的,另外以后不要在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好吗?等你修养好,我们就回去,夺回我们的家,好好休息吧。”
“博士,开心,甜心他们的机械石还能激活吗……”
“会有办法的,你休息吧,别在想了,你很累了,还有,你真的不打算摘掉这个面具吗?”
“我的皮肤在外面刮的干裂了,直接摘……对皮肤不好,等会我……我直接换个面膜就好了。”
“拿你没办法……早点休息吧。”说着博士又揉了揉少年柔软的头发。
“对了,博士,小心超人怎么样了?”
“小心超人已经休息了,刚刚恢复又剧烈的运动,他累坏了,好了你快休息吧,”博士笑着对花心说到,“不要再担心了,已经没事了。”
博士走后,花心偷偷的从床上下来,把脸上的面具取了下来,血已经把面具里面渗湿了,果然又裂开了。
花心拿出自己的镜子看着脸上的伤口,发着呆。
自己没能救回大家……脸变成这样……算是报应吧……
花心把脸上的血擦干,涂了止血药,然后拿了一张厚面膜把脸遮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眼睛越来越不好用了……
突然花心听到自己房门外的走廊似乎有人在说话。
“真是个又自私又无能的自恋狂,这种情况居然还在担心自己的脸干裂了!”
“是啊,还害小心超人受伤,还以为他有什么厉害能力能救回其他超人,结果又是只带回了机械石,还不如干脆死在外面呢,万一他把敌人带过来,就更麻烦了。”
“明星就是中看不中用,还主角,真是脸大,就知道给咱们添麻烦,少他一个说不定还能节省点粮食呢,唉也不知道咱们这样还能坚持多久……”
“只能靠宅博士想方案了,只希望这个小祖宗不要再给咱添麻烦了,今天为了找他,又有几个人因为暴风雪受伤了。”
“算了算了,好歹人家也救过咱们,不过偷跑出去真是过分了,走了,巡逻去,不想了。”
花心超人背靠着房门坐了下来,从未有过的悲伤和痛苦像是冰水一样涌入了心脏,疼的好像连呼吸都难以进行。
记得当初那次战斗,如果不是自己的能力突然消失,甜心跟粗心就不会受伤变成机械石!开心也不会被抓,小心也不会昏迷……
花心从储物袋里了拿出了剩下的几支针剂,那是豪猪刺的毒素。
至少要在能力消失之前,夺回星星球!
想着,花心握紧了手里仅剩的几只针剂。
窗外风雪依旧很大,明明是白天,风雪却大的出奇,透过风雪,只有迷茫的雪原,漆黑的天就如同星星球的命运一样令人捉摸不透。
漫漫风雪才刚刚开始 。

赎光(二)

cp:小花
注意是小花!ky莫入
开心黑化预警

在梦的彼端
光明的中心
我找到哭泣的你

果然是开心!
花心话音刚落,黑影果然停止了攻击,更加证实了花心的想法。
“你……那个伤口……”黑影开口道,声音有明显的颤抖。
好机会!花心趁机用磁力链把小心固定在背上,并关闭了照明,黑暗很快将一切吞没,荧蓝色的磁力链成为风雪中唯一的光源。
这一次!我不会在像上一次那样弱小了!
“开心超人!跟我们回去吧!”花心喊道,并朝着黑影靠近,“我们会治好你的!”
“什么开心超人,你……你别想骗我!”
“那么对不起了,开心超人。”花心从随身的储物包里拿出了一支针剂,扎入颈部。
花心左手的磁力链的光芒迅速增强,牵引住黑影的一瞬,借着光,花心看清了黑影,正是披着暗红色铠甲的开心超人。
—————分割线—————
嘀嗒、滴答、嘀嗒……
小心缓缓的睁开眼睛。
他低头,发现有水波在脚下蔓延开来,一圈又一圈。
自己这是在……水面上?
刚刚还在跟敌人战斗,还有花心超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黑发少年揉了揉眼睛,手上却沾上了透明液体。
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流泪……
眼泪滴落,水面再次漾起一圈圈波纹。
波纹像外延伸,一直到湖面与天相连的边界。
小心凝眸望去,远处只有看不到边际的蓝色,天水相接。
是……梦吗?
突然背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哈哈,小心超人!可找到你了,大家都在等你呢!”
“小心超人快来尝尝我做的新菜式~”
“小心超人,你终于回来了,我……我忘了要说什么了……”
“小心超人累了吧,先来个全身检查,修一修。”
“小心超人,欢迎回来!”
开心,甜心,粗心,博士,伽罗……
看着这些同伴,小心有了心安的感觉,即使是梦,但看见他们就像是回家了一样。
似乎很久都没有跟大家聚在一起了呢。
不过小心很快发现少了一个人,那个总是最后出场的“主角”。
“花心超人去哪了?”小心开口问到。
“花心超人?你在说什么呀?”开心突然笑了起来,声音有些扭曲。
不对!察觉到问题小心迅速摆好防御的架势。
“花心早就死了,你亲手刺穿了他的胸膛,这么快就忘了吗?”
眼前的“博士”说着“真相”,他在说这话的时候仿佛是笑着的。
“小心超人,欢迎你回来,我们都在等着你呢,来吧,来吧……用你手里的刀——”
甜心没有说完,小心就用不知何时出现在手中的刀,将眼前这些假同伴一一斩落。
“小心你果然还是你呢,睿智、坚毅、果敢……这些品质跟你爱反叛的性子真的是很搭呢~”
“叛徒就是叛徒呢~从第一眼见到你,你就是背叛者呢~”
“杀了我们吧~就像撕裂花心的心脏那样~”
小心低头,找到了声音的源头,水面的另一端,那几张熟悉的脸变的那么狰狞。
水面好像镜子开始碎裂,开裂的花纹让那些“同伴”的脸变得更加诡异扭曲了。
手中的刀上不知什么时候粘上了血……滴落到湖面,红色迅速蔓延……
“叛徒!”
“骗子!”
“间谍!”
四周的噪声让小心开始慌乱了,小心开始向前奔跑,想要逃离这里,突然,一个熟悉的背影出现在前方,那是花心。
小心奔跑着,可是两个人的距离却并没有缩小。
红色的血不断向前蔓延,花心仍在原地,黑暗开始餐食天空,最后一束光停留在了花心的身上。
小心努力想追上去,他想拉住花心,黑暗却渐渐的把最后的光明吞没。
突然一个拥抱让小心停下了脚步,是花心。
“我很孤单呢,谢谢你小心超人。”对方莫名其妙的话让小心摸不着头脑,花心抱紧了小心,好像抱着珍宝一般,不肯放松。
“我还还……你别————”小心鬼使神差的答到,但他的哭字还未出口,手上温热的触感就让他僵在了原地。
他的手穿过了花心的身体。
天开始下起血雨,冰一样刺骨的血,溅了小心一身,整个世界好像碎裂的镜子,开始分崩离析。
明明满手都是血迹……为什么这么冰凉……这到底是哪……
小心抱着花心僵在了原地 。
苍穹之上黑暗散去,光明重现,明亮的光照的血雨斑驳,目之所及皆为红色。
“即使在光明的中心……我也很孤独呢……”
——————分割线——————
花心很吃力的在雪地里走着,风雪已止 。在花心的储物袋里装着开心的机械石,恶战之后开心虽然恢复了神智,但却被某种程序强制变回了机械石……
“真是可恶!”
为了保护小心和开心花心觉定返回堡垒,但不知道为什么,走了那么久,天都快亮了,都没有到目的地,明明是按着原路返回的……自己做的标志似乎都不见了。
花心晃了晃脑袋 ,正准备继续前进时,小心突然开口:“我还在……”
“小心超人,你怎么样了?”花心连忙问道。
小心听到花心的声音,皱起了眉,随后才逐渐睁开了眼睛,刚刚的梦让他心有余悸……
“你终于醒了,可把本主角吓坏了。 ”
小心完全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花心戴着面具的脸,那个面具是灰心军的面具,这个家伙大概又会说是为了保护皮肤吧……
“可惜我没有救回开心,你晕过去之后我遇到了开心超人,怪我无能,只救回了机械石形态的开心,现在我好像有些找不到回去的记号了……”
小心本想说什么,却发现现在的姿势似乎有些不对……自己好像是让花心公主抱了?!
“你不要介意,我背累了,才换了个姿势 。”
小心从花心身上跳了下来道:“我没事了。”
下来的一瞬间,花心嘶了一下,显然是扯到伤口了,小心察觉到了花心的异常,仔细看了看花心,才发现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有数十处,背上也……
“哎?!你干嘛,快放下本主角!本帅哥能自己走!”
“这是为你好。”小心没有多说话,就这样开始了前进。
花心也沉默了下来。
小心有些奇怪,沿路的记号都十分显眼,为什么花心说他会迷路呢……
走了一路,已经接近堡垒,小心用分身把路上的记号销毁并做了假记号,耗费了不少体力。
就在小心为没有人跟来松了一口气时,他突然听到怀里的花心说了一句话。
“那个……谢谢你小心超人。”

自己截图魔改了一下,脑补一下,大概是相爱相杀的故事enmmm(后三张原图)
闲的话可能会写点龙鹰(此龙鹰为铠甲西皮)文?(就是不知道有人看不)

自己改的花花表情包enmmm我爱花花〒▽〒

《赎光》(一)

主意:小花!是小花!是小花!!!

本文虐向,我才不会说我只会写虐文呢(划掉)
文风突变预警,因为很长时间都没有自己写过文了XD我都不知道自己会写出个啥XD
大概中篇(写着再说╮( •́ω•̀ )╭尽力不坑)另外,不喜勿扰,不喜勿喷,文笔渣,我才不告诉你这文是因为没粮吃饿出来的呢(划掉)
另外 这个文最早在花心吧发的
以上OK,就准备开始吧

正文:


如刀的风雪里
我看见
你的瞳中
光明尽散


     夜里的风,相较于白天,刺骨了不少,冻过一天的雪被夜风卷起,像是沙子一样,刮的脸生疼。
    嘶……脸上好痛……
    花心裹了裹自己的围巾,在狂怒的风雪里艰难跋涉着。
    花心顶着风走了许久,漆黑的夜里看不清他的表情,他没有开灯,也没有开导航或者地图,他的身后有一个逐渐模糊的光点,那是星星球最后的堡垒。
    他身后的光点越来越小,直至黑暗将它完全吞没。
    又走了许久,疲惫以及寒冷的风雪,让花心的速度慢了下来。
    花心估算了一下距离,确定离开堡垒的信号范围之后,他打开了自己的导航。
    这次我一定要夺回伽罗!
    少年心道。
    花心看着导航开始制定自己稍后的前进路线,突然,花心好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他收起导航,准备加速前进,但是一个声音让他僵在了原地。
“你一个人,没有胜算的。”那是小心的声音,他的声音里有喘息的声音,显然是追过来的。
“我有自己的办法,主角的字典里可没有半路而归这四个字。”
“……”小心沉默一下,“我跟你一起去。”
“喂……你昨天才刚刚醒过来吧……你行吗,可别拖本主角的后腿。”
“嗯。”
花心略微思考了一下,裹了裹自己的围巾,朝着小心的方向走过去,小心已经打开了自己的照明系统,花心走过去之后才发现小心还穿着病服……
这家伙不会是发现自己离开就立刻跟出来了吧……
“你追的也太急了,你穿个外套也行啊……”花心扶额,把自己的披风卸下来,披给了小心。
    “你为什么把披风——”
    “喂,这可是我的好心,我的粉丝都很少有这待遇的。”
   “不,我是说,你为什么要把披风系在我头上。”
   “风、风雪太大,我看错了,不、不行啊!”花心立刻把披风弄好,虽然嘴上说着风雪太大,脸上写的却是不好意思,不过小心并没有看到花心的表情变化。
   “你这样系围巾,路都看不清吧……”小心无语的说到……
原来花心的整张脸都被围巾捂住了,只在眼睛那露出了一条缝……
   “你知不知道这种天气的大雪刮到脸上,是很毁皮肤的!”
小心叹了口气,然后说道:“我们继续走吧,伽罗在等我们。”
    “嗯,走吧。”花心正色道,“灰心军营还很远呢。”
     两个少年结伴而行,风雪依旧很大。
     很快,小心的体力开始不支了。花心不顾小心的反对,将小心背了起来。
     看来小心的伤势还是没有恢复,而且他还追了那么远……
     花心心道,他开始盘算将小心安置在何处,或者将他送回堡垒,否则,就这么让他跟着自己,怕是会让他送命。
     绝不允许再失去了!
     花心打定注意要将小心送回去了,他开始后悔自己答应带着小心了……如果自己偷跑出来的时候再小心一点,他就不会跟出来了……
    “小心超人,你坚持一下,我马上送你回去。”
     “……”大概是体力严重透支,小心没有回答。
     小心觉得很奇怪,花心这个家伙似乎是在隐瞒着什么……
    就在小心准备闭上眼睛储存体力时,他透过花心那完全没有围在脖子上的围巾,看见了许多针眼,在花心的脖子上……
    这是什么?
    小心疑虑之时,几个声音在四周响起:“发现他们了!”
    是敌军!
    “区区几个小兵,也敢来挑战本主角?太自不量力了!花心磁力链!”
    花心的左手指尖,蓝色的光芒乍现,荧蓝色的锁链朝敌方袭去!
    “对付你们,我一只手足够了。”金发少年骄傲的说道。
    荧蓝的光芒映入了小心的眼睛。
    呵,这家伙总是这么骄傲,真的……有些耀眼呢……
     随后小心彻底陷入了黑暗。
     “本主角还有事要做,就不跟你们浪费时间了。”说着花心手中的锁链光芒再次变强,解决最后的敌人后,花心看了看小心的状态,再拖下去就不好了,虽然回去之后就真的再找不到这样的行动机会了,不过小心的状况为重。
     花心背着小心往来时的方向走去,但没走多久,风雪里的一个人影让花心警惕起来。
    “花心超人,你很强嘛,就让我来——”
     好快!花心心里暗叫了一声不好。
     “会会你吧!”对方后半句出口时,已经到了花心的面前,一脚直袭花心面门!
    等等!这个声音是……花心愣了一下,然后就被一脚踢了出去,飞出十几米后落进了厚厚的雪堆!
    落地之前,花心将小心拉到自己身前,以保护小心。
    花心的围巾有些破损了,围巾上沾上了红色的液体。
    花心擦了擦脸上的血,用披风把小心裹好。
    “喂!开心超人,你快给我醒醒!”花心吼道!
     那个人影愣了愣。
     “你还欠本主角一个超级大人情!你要是不还,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花心超人说着扯掉了自己的围巾,露出了自己曾经引以为傲的脸,只是现在这张脸上有一个可怖伤疤,那是爆炸造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