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刀片的言染

小学生文笔的文渣仙剑秦时火影盗笔dc五本命博爱党一只,恋与f5厨,花心超人厨,蝙超本命(不接受蝙超逆cp),国漫日漫美漫均有涉猎≧▽≦欢迎催更互撩企鹅号1513621769

《赎光》中秋贺文(cp小花)

赎光中秋贺文

cp:小心超人x花心超人
配合赎光一同食用更佳

中秋前夜

    中秋前夜,集市上是川流不息的人群,小心也是拥挤人群里的一员。
    小心顺着人流,焦急的四处张望着,他找不到他了。
    能力的损伤,让他没有办法使用分身,小心只能顺着人流寻找金发少年的踪迹。
    前方人群的骚乱,很快引起了小心的注意,他拨开围观的人群,直达了骚乱的中心。
    只见金发的少年倒在人群中央,灯笼竹条等杂物掉落在他身上,围观的人唏嘘不已。
   “花心超人!”看见花心,小心径直跑过去。
   “喂小子,你认识这个瞎子?他把我的灯笼摊撞坏了,你说说怎么办?”路边摊的摊主大叔冲着小花二人喊道。
    “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伤到?”小心清理开他身上杂物,急切的问着花心。
    “你……你怎么来了?”花心的声音略有一丝慌张。
    “你跟我走散,一个人行动太危险了,你的眼睛还没——”
    “瞎子。我知道自己是个瞎子,又让你麻烦了,对不起。”
    “我不会觉得麻烦,我只是……担心你会受伤。”小心柔声道。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我只是想——”
    “你俩要聊到什么时候啊!我不要面子的啊?赶紧赔钱走人!我可不想欺负瞎子!”为了不继续被无视,摊主大叔打断了花心的话。
    “我赔,这些钱够吗?”小心掏出了钱袋,扔给摊主,准备扶着花心离开,起身的前一刻,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小心冲着摊主说:“对了,他不叫瞎子,他的名字是花心超人。”
    说完,小心扶着花心逆着人流,朝着住的地方前进。
    虽然明天才是正式的中秋节,但是这一点也不影响出来买东西的人,两个少年艰难的逆着人群前行。
    走了一小会,小心很快发现了,花心的异样:脸色煞白,冷汗从他的脸庞滚了下来。
    “你怎么了?受伤了吗?”
    花心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见状,小心只好一把把花心抱起来,踩着旁边的建筑物,不顾人群的惊呼,跃上了楼顶。
   
——————
小心

    在确定花心睡着之后,小心悄悄的从房间里退了出去。
    花心的腿伤了,被锐利的竹条扎伤了。
    小心沿着记忆里的路线,朝着自己一直去的诊所走去。
    月光下,街道上少年独自一人的身影,显的孤独且单薄。
    今天是花心眼睛出问题之后,第一次带花心出门,却出了这样的事情。
    一开始小心以为是自己没有看好他,可后来,他发现花心只是不想一直依靠别人的帮助。
    他总是这样……
    在与灰心怪对抗的时候,他甚至不惜撒谎,也要一肩扛起所有,不靠别人。
    想一想也对,自信,独立,阳光的笑容才是花心超人的标签。
    等治好他的眼睛,就一起回家,像以前一样。
    想着,小心敲开了诊所的门。
   
——————
花心

    小心走了,花心从被子里悄悄探出头。
    虽然看不见,但是花心还是摸索着从床上爬起来,来到地面。
    他从床下面拖出了一个纸箱子,里面是一个半成品的灯笼,做的有些歪歪扭扭。
    今天好不容易出去,想要买一些材料,却不小心把店主的摊给撞倒了。
    花心有些懊恼的揉了揉头。
    重点是又麻烦小心了……
    花心拍了拍脸,试图让自己振作起来。
    明天就是中秋了,今天一定要把送给小心的中秋礼物做好。
    那个家伙总是东奔西走,虽然看不见,但自己都知道,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给自己找治眼睛和恢复能力的方法。
    好多个夜里,隔着薄薄的门板,花心都能听到小心在小声的背着地标、路线、指示牌……甚至是街上的招牌。
    那个家伙,话不怎么多,但那些事花心都知道。
    费了些力气,总算把最后几步都做好了,灯笼完成了,虽然歪歪扭扭的。
    花心拿来一张纸,估摸着在纸上写下了一个愿望,把纸叠起来准备放进灯笼的时候,花心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又把纸打开了,在纸的下面又歪歪扭扭的写了一行小子。
    字虽小,却一字不落的落进了窗外少年的眼中。
    金发少年满意的把灯笼放回原处,拖着腿爬回了床上,并没有发现窗外的人。
    窗外,黑发少年静静的看着房内发生的一切,过了许久,花心睡着之后,小心悄悄的跃入屋内。
    皎洁的月光透过窗子投进屋子,美丽而温柔。
    看着熟睡的少年,小心轻轻的吐出了三个字。
    “谢谢你。”
   
——————
中秋夜

    中秋的夜晚,烟火大会上,橘黄色的灯火淹没了整个世界,两个少年并坐在城墙高处,城墙下是熙熙攘攘的人群。
两个少年身后,是一座古楼,古楼的檐角上,挂着一个歪歪扭扭的灯笼。
灯会的场地在一个古色古香的公园里,公园的正中央是一座石桥,桥下是波光粼粼的湖水。
“古楼的檐角上挂着灯笼,散发着橘黄色的光……灯笼从这边一直挂到……”
小心把看到的东西,一字一句的说给花心听,平时不善于表达的小心,此刻,却把每一个细节都描述的无比清晰,大到阁楼建筑,小到街边摊贩。
花心安静的听着,小心的声音柔和而又清晰。
灯火的影子、熙攘的人群、温柔的月光……都倒映在花心没有焦距的眼里,仿佛星辰在他瞳中跳跃、闪烁着。
突然,人群开始兴奋的尖叫起来,原来是助兴的表演嘉宾到了,明星的出现,让整个大会的气氛进入了高潮。
明星吗……
听着粉丝的尖叫和欢呼,一丝落寞染上花心的眼睛。
自己似乎很久都没有听到这样的欢呼声了……
“大明星花心超人可从来都是自信乐观的。”
小心忽的开口,花心有些意外,但随后一抹笑意染上嘴角。
“我啊,先是花心超人,然后才是大明星,虽然当明星很开心,但是,超人才是我真正的身份。”花心仰起头说道。
看着花心微笑的侧脸,小心突然发现,眼前的少年,似乎跟以前那个整天跟自己比粉丝的花心超人……不一样了。
小心顿了一下,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然后一把抓住了花心的手。
“怎么了?”花心问道。
“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说着小心拉着花心从在建筑物上移动着,到达湖边的凉亭,小心拉着花心跃入了人群。
小心的手握的很紧,有些疼,却安心。
穿过熙攘的人群,两个少年终于来到了会场的正中央,那座石桥上。
四周的人开始欢呼,会场的烟花也准备完毕了。
正当花心想要开口询问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烟花炸裂的声音。
绚烂的烟花撒在天幕上,如同暗夜之中盛放的繁花。
    中秋的灯会在人们此起彼伏的欢呼声和烟花绚烂中正式开始了。
人群之中,石桥之上,两个少年,仰着头,看着漫天烟花,小心仍旧是将看到告诉花心,花心也仍旧是静静的听着小心的每一字每一句。
或许是为了对抗拥挤的人潮,两个少年十指紧紧的扣在了一起。
被少年挂在高处的灯笼,随着风轻轻的晃动着,歪歪扭扭的灯笼承载着两个少年的愿望与希冀,在柔和的月光与绚烂的烟花下,散发着自己的光芒。

(很抱歉发这种跟粮什么无关的东西……有不喜欢的小伙伴可以取关的)
眼看着一些事发生,却无能为力的无力感……很难受……我算是很玻璃心的人了,为了陌生人的事难过……
现在心里很堵的慌,我想告诉一些姑娘或是男孩:
永远不要过于相信别人的评价,别人永远是别人,尤其那些中伤你的话,没必要理,因为别人看不惯中伤,还要因为这个难受,真的挺痛苦的。
我就想问那些人,你看不惯人家,恶意中伤人家,贬低人家,是能让你显多高贵?还是什么?恶意中伤别人给别人造成的伤害,你他m赔的起吗?
希望每一个人都能被温柔以待吧……

另外你难过,不开心或是有什么事堵的慌,一定要找聊聊,倾诉一下,别让压力压垮你,亲人朋友闺蜜兄弟同学列表或是陌生人都行。

如果不行就找我吧(我这样是不是挺傻的)

QQ号就挂在这儿了1513621769

最后谢谢你看完,也很抱歉……浪费你的时间看了这些东西……就当是一个沙雕发的沙雕东西吧

cp:小花,填词同人歌《赎光》
年初用嫣汐弄的,突然又翻出来了
链接:(如果链接不能点可以识别图片下方二维码)
http://star-fans.com/app/dist/play.html?id=586150&shareuserid=695314&sharetime=1534995144003&isqrcode=0&platform=5
填词:言染
原歌:Stay With Me (《孤单又灿烂的神一鬼怪》韩剧插曲)
  曲: 이승주/로코베리(Rocoberry)
编曲:이승주

赎光(十一)

cp:小花  ky莫入

十一

愿你手的剑
斩落谎言

经过几天休整,伽罗和小心的身体逐步恢复了些。
花心经过几天的侦查,发现整座城市都空无一人,驻军全部撤离了。
虽然没有灰心驻军的威胁,找到远距离星际跳跃飞船的几率更大,但其中凶险,三人也是心知肚明,灰心怪轻易撤军,只怕是有其他目的。
伽罗的回归本是很开心的事,但残破的城市和弥漫的硝烟却时刻提醒着他们家园被侵占的事实。
沉重压抑的气氛,如同乌云笼罩着整座城市。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在那次遭遇灰心怪之后,小心总觉得花心好像哪里不一样了,与以往相比,有一些沉默寡言了,他总是以让伽罗和自己养伤为由,出去侦查,就好像是要避开自己和伽罗一样。
直觉告诉小心,花心有事瞒自己和伽罗。
这次,花心又要出去巡逻侦查了 ,小心叫住了花心。
金发少年仍是那样三句不离帅字,一边聊天,一边还不忘“怼”自己两句,仿佛那个有一些沉默寡言的花心是自己的错觉。
休整的这几天,小心将自己这段时间的异常说给了花心和伽罗,偶尔暴躁的情绪、记不清内容却能感受到强烈悲伤的梦,以及那些缺失的记忆片段……
伽罗和花心先是沉默了片刻,接着花心就拍上了小心的肩膀:“你啊,可是睡了很久才醒过来的,肯定是脑子太久不用,才这样的,一段时间就会好的,放心本主角会保护你的!”
看着靠过来的花心,小心给了花心一个白眼。
经过确认,小心的记忆似乎是从几个月之前与灰心怪一战之后便开始了记忆缺失。
“你还记得我重伤昏迷之前,跟灰心怪战斗时的细节吗?”小心问道。
“嗯……我记得你是被击中头部才晕过去的,看样子是后遗症吧,”花心回答道,“不过嘛,忘记就忘记了呗,那些都不重要,我们赢了之后,让博士帮你修一下就好了。”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倒还放心一些,只是缺少设备,没办法给你做检查。”伽罗道。
“嗯,没关系的,我知道原因就好了。”
分析完小心的病情,三个人便开始讨论接下来的计划。
“这次的任务就交给我和小心超人了,伽罗,你坐我们来时的飞船先回去。”
“身为战士,绝不会临阵脱逃,让我跟你们一起吧。”
“不,伽罗,我们相信你的实力,这不是临阵脱逃,而是要你,将我们得到的情报和物资带回去。”小心开口解释道。
“伽罗,目前的情况只能这样,博士那边也需要保护,我很抱歉……但这次,冲锋陷阵就让我们来吧。”
伽罗思索了片刻,“那好吧,答应我,你们要小心,灰心怪是不会轻易放过我们的。”
“但我们已经不能回头了 。”小心回道。
“不能回头,就赢下这场战斗,我已经可以想象到我们赢了之后,粉丝尖叫欢呼的声音了!”花心自信满满的说着。
“你总是在乎不重要的东西。”小心微微叹了口气。
“粉丝对我来说可是很重要的!还有啊,你别得意,我的粉丝数一定会超过你的!”
“无聊。”
少年间的拌嘴,让气氛缓和了些,伽罗好像又找回了曾经在家里的感觉。
废墟外的天空上,阳光透过云的缝隙,一点一点的撒下来,与花心拌嘴的同时,安心的感觉,在黑发少年的心里悄悄生长。
    伽罗带着资源踏上归途,而小花二人则继续搜寻飞船的下落,几天的养伤,已经浪费了许多时间,两个少年也加快了寻找的速度。
时而从远处传来的炮火,像是石头,压在少年的心尖,催促着他们搜寻的脚步。
最终,在废墟的下面,他们找到了那架可以空间跳跃的飞船,他们废了些功夫,清理干净了飞船附近的碎石和砖瓦。
云层散开一条缝隙,许久不见的暖阳,落在砖石瓦砾之上。
两个少年准备好能源物资后,已经是日沉之时。准备登船出发的时候,花心叫住了小心。
小心应了一声,回过头,只看见花心逆着光站着,他背后西沉的太阳,璀璨而夺目,明亮而温暖的光让小心有些看不清眼前的人。
“喂,小心超人,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嗯,你说。”
“如果只有说谎,才能保住重要的人,你会骗人吗?”
“我不知道……也许会,但谎言所带来的安全和美好,终归是虚假的。”
“但虚假的美好也是美的不是吗?”
“那是逃避,我宁愿接受现实,用手里的刀去改变它,”小心顿了一下,看着有些凝重的花心,小心有些疑惑:“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若是……现实很残酷呢?”花心没有回答小心的问题,而是继续发问,他背后的夕阳变的愈发耀眼,“你会一个人背负所有吗?”
黑发少年略微愣了一下,他但随后,少年的答案,便脱口而出:
“会。”少年的声音坚定而果断。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花心笑着,好像是确认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不愧是我花心的竞争对手。”
“虽然不知道你怎么了,但是……”好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小心看着逆光的少年,开了口,每一个字,都是那么清晰,那么坚定:“你不必一肩扛起所有,还有我跟你一起战斗。”
是啊,一起战斗……小心的话好像触到了花心心里最柔软的地方,温暖,却又有一些苦涩。
“嗯,一起。”
绚烂的红霞之下,金发少年说道。

赎光(十)

cp:小花  ky莫入



沉寂的夜将梦遮掩
你眼中孤寂的世界


滴答……滴答……
熟悉的感觉……
小心睁开眼睛看着脚下一圈圈漾开的水波。
熟悉的梦境,但不同的是,这次似乎有一些很熟悉的东西出现在记忆里。
一些画面在小心的头脑之中闪现:战场上自己被植入的芯片……花心超人布满血迹的脸……寻找能量矿时与敌人的相遇……还有……
灰心怪!
如果自己现在失去了意识,那么花心一个人肯定是对付不了那个家伙的!
“武器就是武器,那么多感情,只会影响你的判断,不是吗?”缥缈的声音传入小心超人的耳朵。
“杀了花心超人,是成为合格武器的一部分,不是吗,不要让我失望啊,小心超人。”那个声音不紧不慢的说着。
“哦,对了,那些会成为阻碍的记忆就留在这儿吧,那么——祝你任务成功。”
——————分割线——————
英雄的存在,从来都不是得到别人的认可。
落雨敲打着城市的废墟,溅起的一层烟尘覆盖在龟裂的土地上。
废墟一角,巨大的石板下,一蓝,一黑两个人,躺在角落里最干燥的地方。
石板外,雨水交织,变成一张巨大的雨幕。
雨幕外,少年独自站在雨里,金色的发丝已经湿透了。
混杂着雨声,远处传来了几声轰隆隆的巨响,并不是雷声……而是炮火落入土地的声音。
那声音就像是……哀嚎,来自北边的废墟,又或者……来自自己的心里。
计划明明已经那么清晰明了了,但悲伤的感觉还是从心口涌出来。
灰心怪的话一遍一遍的在花心脑中回荡。
“我知道你一定会去,就算是为了救另外几个超人,不是吗?”
“那你凭什么觉得我会把辛苦得来的能量石给你?!”
“我有说是你交给我吗?”
“你什么意思?!”
“没有意思,这个叛徒阿德里星人还给你,不过放心,我并没把他算在这场游戏里。”
“…………”
“哦,对了,告诉你一个线索哦,你们的队伍里……有叛徒哦,不过这个叛徒,以前也是我们灰心军的叛徒呢~”
“…………”
雨水浇湿了花心的脸,伤口沾水火辣辣的疼。
我从不愿相信叛徒是你,小心超人。
雨小了些,小心缓缓睁开眼睛,头昏的感觉让他眼前有一些发花,一个蓝色的身影出现出现在他眼前。
“小心超人!你醒了吗?”伽罗见小心苏醒,马上靠了过来 。
小心揉了揉眼睛,在伽罗的扶持下坐了起来。
“伽罗……我这是怎么了,灰心怪去哪里了?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我也不知道,我被抓之后,就被莫名其妙的带到了这里,看见了你和花心。”
“花心……等等!花心他人呢?!他一个人?碰见灰心怪的话……”
“他去找物资了,放心这一带的灰心军都撤兵了,不过……总觉得有阴谋。”
听了伽罗的话他才稍稍有一些安心。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你的话好像变多了啊。”伽罗笑着看着小心,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
“有吗?没有吧……”小心辩解着,突然他看见了角落里的盒子,那个盒子很眼熟……但自己在记忆里好像找不到与之相关的记忆。
小心把盒子拿过来,打开,发现是面膜,看样子,是花心的东西,但自己总觉得这面膜那么眼熟……
「没有情感,才能成为武器,这牵绊你完成大业的线,我会帮你一一剪断。」
“伽罗……我好像忘记了……很多重要的事……心口有一些疼呢……”
看着手里的面膜,小心开口,拿着面膜的手有些微微颤抖,好像手中拿着的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伽罗有一些诧异,他过去扶住小心,问他怎么了,只听见小心开口:“到底……是什么不见了……我好像很难过……”
雨小了,却不见停,云层把天幕裹住,留下一层一层深浅不一的灰暗颜色。
哀鸣般的炮火仍在继续,这颗星球像是在哭泣,穹空的雨像是眼泪,一点一点冲刷着废墟的尘埃和战争的伤痕。
花心抬着头看着天空,视线有一些模糊不清。
雨水落进眼睛,变成泪流了出来。
“我会救你们出来,不管代价是什么。”

什么是悠夫人?
悠夫人就是:经得起黑卡诱惑,顶得住狂风袭击,拥有摆脱控制的毅力,还没有任何你可以复制的能力,另外,可能的话,悠夫人还要扛的住雷劈(雷/夜悠了解一下)。
emmmm不说了,我要抱上悠然逃命了

(沙雕段子发完就跑真刺激( ॑꒳ ॑ ))

我要吹爆她!我女儿最棒了!(*꒦ິ⌓꒦ີ)新剧情虐死了!悠然要好好的!

【伽花】《与你同活》(一)

cp:伽花!ky莫入有虐,年上

@夜下空雨 送给空
文笔渣emmmm轻喷,不坑,慢更

正文:

楔子

捡到他的时候,伽罗从来没想过,自己会与他走上两条相对的道路。
作为军人,宿命和注定这种东西,伽罗是不信的,但与他发生的这一切,却只能用“注定”二字来解释,说起来,这一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从捡到他开始吗?
不,说到底,是自己的优柔寡断和愚蠢注定了这一切的发生。
    怨他吗?
伽罗有时会这么想,但答案是否定的。
他只是机器人而已,没有情感又何来背叛呢?
伽罗这样告诉自己。
自己的愚蠢犯下的错,是该弥补了。

忆——初始

阿德里都城,赤色的火舌舔舐着大地,滚滚尘烟遮盖天空,塌陷的地面,倾倒的楼厦,崩塌的声音夹杂着嘶喊声:哭泣、尖叫、怒吼……
灰心星人的飞船将阿德里围住了,巨大的防护罩,将阿德里的主力隔绝在外,没了主力部队的保护,灰心军开始清扫剩余的部队。
就在都城,双方开火了。
战争的火光在伽罗冰蓝的眼睛里闪烁着,他一个人突破了灰心军的防护罩,潜了进来。
都城的惨状仿佛扎穿了他的心。
大部队被调虎离山记困在了外面,自己只能从内部去破坏防御罩。
快如流影一般,火海般的战场上,划过一抹冰蓝。
在灰心的主战舰里,伽罗看见了关闭防御罩的装置。
双手化成剑,没入敌人的心脏,割裂了通往控制台的金属门。
刺耳的警报声,一遍又一遍在战舰里回荡,提醒着灰心军有人潜入了战舰的事实。
在控制台旁,伽罗再一次看见了成为叛徒的他,伽罗的双手再次化成双刃,毫无犹豫,只有满眼决绝。
“花——心——超——人!”
伽罗怒吼着他的名字,朝着他冲了过去,细小的水珠溢出眼角,转瞬消逝。
    伽罗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当他帮助灰心军来对付自己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
刀没进花心胸口的同时,伽罗的心里的某个地方,仿佛也跟着一起被刺穿了。
自己跟他的一切都结束了,罪孽也好……背叛也好……说起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一年前————
“报告伽罗长官!飞船残骸已经全部检查完毕了!”
“嗯,把现场保护起来吧。”
阿德里的某片荒野,一架来自灰心星球的军用运输舰,坠毁在了这里。
而伽罗便是负责调查这次坠毁事件的负责人。
灰心星球的运输舰坠落在了阿德里,而且在残骸里,发现了大量的武器。
这架运输舰是被阿德里的军方击落的,上面配备了很先进的隐蔽系统,不过很可惜,它仍被军方拦截并击落了。
飞行员似乎在运输舰落地坠毁之前就自尽身亡了,船内的资料也被消的一干二净。
灰心军一定是有什么计划,但他们到底想干什么呢?
探测人员在飞船附近检测到了特殊的能量波段,通过特殊设备透视检测发现放射源是一块石头,除此之外,通过对飞船扫描,伽罗还发现飞船上装载着很多武器。
因为不确定那些能量辐射是否有害,所以伽罗决定把现场围起来,并在附近驻扎,等上级指示再行动。
然而就在伽罗等命令的那天夜里,意外发生了。
就在那天夜里,伽罗第一次遇见花心超人。

孤笼(片段)


“布鲁斯先生,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我说了,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去休息。”
“哦……”
“……等等,你问吧,但是你要保证以后的这个时间乖乖去睡觉。”
“嗯!我保证!”
“你想问什么,说吧。”
“我……跟普通人,不一样对吗?不会流血……可以飞……可以听见很小的声音……看到很远的地方……我跟布鲁斯先生也不一样……对吗?”
“…………”
“我害怕他们……可是……我想接近他们的时候……他们很害怕……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布鲁斯先生也会怕我吗?”
“克拉克,你很孤独对吗?”
“那是……什么?”
“就是只有一个人的时候。”
“如果是这样,那我也许并不孤独,先生你听到了吗?”
“什么?”
“是心跳声,很有力,很安心的声音,是先生您独有的声音。”

太久没更……emmmm我错了,放个段子,但我肯定不会弃坑就是慢(别打我)
(PS:撩人无形的克拉克真可爱,需要朋友的克拉克)

赎光(九)

cp:小花 ky莫入

幽暗的夜里
唯星光不灭

阳光是那么明亮,明亮的有些刺眼。
在茫茫雪原里待久了,花心连阳光撒在身上的感觉都快遗忘了。
在堡垒的日子就像是有几个世纪那么长,记忆里仿佛只剩下了白雪和刺骨的冷风。
透过飞船的玻璃,花心望了一眼飞船下方的城市……
城市已经被战争的硝烟摧残的面目全非,到处是弹坑以及倾塌的建筑,水泥石块也散落各处。
如此破败的景象,让花心不由得有了一丝愧疚以及愤怒。
看着花心紧皱的眉头,小心微微叹气,大概他又在自责了吧。
又飞行了许久,在一处残破大楼旁,飞船缓缓落地。
飞船的能量已经所剩无几了。
花心和小心离开飞船,对四周探查了一番,发现城市已经变成了一座空城,空荡荡的城市只剩下了废墟。
“没有人,有些不太对劲,”敏锐的小心很快察觉到了问题,“一路上我们都很顺利,本应该驻守围困我们的灰心军突然消失……有问题。”
“既然这样,我们要小心行动了,不过我们的活动范围毕竟有限,并不能完全确定城中没有敌人。”
“敌在暗,我们在明,太不利了……”
“看来只能弃船了,把需要的东西带上,接下来要靠博士的地图了。”
“嗯。”小心点头。
两个少年背着少量的物资,开始在废墟之间穿行。
由于地面的废墟碎石掩埋了道路,二人只好从废墟之上前进。
穿行在满目疮痍的城市里,两个少年一路无言。
渐渐的阳光变得昏黄,天边太阳逐渐西沉,云彩被染上了一抹朱红。
两个少年依旧无言,没有一刻的停留,从一座废墟到另一座废墟。
夜也随着二人的沉默悄悄降临。
“花心超人!”小心的声音打破了长久的沉默。
倾斜的楼房上,花心的身体正悬在楼房的边缘,花心身下不远,就是几根被扭断的钢筋。
“抓住我,我拉你上来。”小心拉着花心的手,将后者拉上废墟。
“谢谢你,小心超人。”被小心拉上来的花心,有些不好意思,脸上翻起红晕。
“你的视力受损了,对吧。”小心一语戳破道。
花心揉了揉了眼睛,回道:“那个药的副作用还没有完全消失,不过没什么,我只要休息——”
“你为什么不说呢?”小心紧紧的盯着花心的眼睛。
花心揉了揉了眼睛,回道:“那个药的副作用还没有完全消失,不过没什么,我只要休息——”
“你为什么不说呢?”小心紧紧的盯着花心的眼睛。
“任务会被耽误,况且伽罗还在等我们。”
“只有良好的状态,才能对敌,至于伽罗,我相信他的实力,你现在需要停下休整——”
“你既然相信伽罗,也应该信我,继续前进吧,放心,本主角会小心一点的。”花心打断了小心的话,起身揉了揉眼睛,转过身,准备继续向前。
看着花心的样子,小心知道自己劝不住他了,但接下来,花心的一句话,让小心漆黑的眼睛里染上了一抹猩红。
“况且还不止这些,开心他们还在等我们找回起源碎片,打倒这些侵略者,我们就去——”
起源星三个字还未出口,花心就僵在了原地,心脏深处,寒意汹涌而出。
闪着寒光的刀,架在了花心的脖子上,而刀的主人,正是小心超人。
“我说了,停下。”小心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明明是熟悉的声音,此刻却像是冰锥一样直插花心的心脏。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花心愣住了,但随后少年冷静质问道:“小心超人,你怎么了?!”
小心没有回答,空气像是被冻住了。
“武器,就该有武器的样子不是吗?”
一个人影出现在对面的废墟之上,他的声音,让花心想起一个月之前的那个黄昏。
那句话就像是导火索一样,小心飞速离开了原本的位置,双刃直指那个人影——灰心怪。
就在小心的刀快要接近灰心怪喉咙的时候,小心就像是被什么牵制住了一样,刀刃再不能靠近分毫。
“看来,小心超人你想起来了啊,不过没关系,我这次来,不过是来送人的。”
“你这家伙!”磁力蓝色的光在花心的手指间聚集,变成了钻头。
“都说过,”灰心怪依旧漫不经心的开口,并轻按了一下手中的装置,“我只是来送人的。”
“啊!”小心的身上像是被电流击中了,随即倒在了地上,失去了行动能力。
“你做了什么!”花心大声的质问道,手中的磁力钻也变的愈发明亮,但当花心看见灰心怪背上的人时,手中的蓝光瞬间熄灭了。
在灰心怪掀开背上人兜帽的一瞬间,花心看见了,虽然有些模糊不清,但绝不会认错 那个人有着跟花心磁力一样的颜色的人,战神——伽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