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刀片的言染

小学生文笔的文渣仙剑秦时火影盗笔dc漫威六本命博爱党一只,恋与f5厨,花心超人厨(超雷伽小伽),蝙超本命(不接受蝙超逆cp),国漫日漫美漫均有涉猎≧▽≦欢迎催更互撩企鹅号1513621769

《兵刃》(小花脑洞)

兵刃(小花)
【片段】

花:“嗨~你好啊,新人~我叫刃,你呢?”
小:“刃。”
花:“跟我一样啊……以前的大家也都叫刃。”
小:“以前的……大家?”
花:“是啊,以前的大家都是残次品,被淘汰了,已经离开这里了。”
小:“残次品吗……”
花:“因为名字一样,为了区分,我和以前的大家都互相取外号的,开心、甜心、粗心是他们的名字,我是花心,你的名字嘛……嘛,反正也不急,我想到再说吧~”

花:“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究竟为什么而生呢?”
小:“战争。”
花:“是吗……”

花:“要是哪一天我也没用了,离开这里,我一定要去明星,肯定会有很多人会喜欢我。”
小:“嗯。”
花:“你多说两个字不行啊?万一淘汰的是你呢?话说要是真的离开这儿,你会去干什么呢?”
小:“我……想去卖魔方。”
花:“你一定是为了玩对不?”

花:“你今天杀了多少敌人啊?”
小:“一百。”
花:“哈哈,我一百零一,比你多~”
小:“多出来的那个是你发疯误伤的友军吧……”
花:“咳咳,今天的月亮真亮~”

花:“没想到残次品是我啊……看样子,我可以去找开心他们了。”
小:“……”
花:我当了明星给你寄签名,我可不像那三个家伙,出去那么久,连个回信都没有
小:是吗,我等着你的回信。
花:可以的话,我帮你带个魔方~据说阿德里的魔方品质超好~
小:嗯,再见。

武器,如果不再有价值,最后的结果只能是销毁。
刃,即兵刃,杀敌所用。
用起来会上伤手的刀,自然是舍弃。
而那个金发的刃就是如此,战力再强大,伤手的武器,只能弃之。

花:你是最小的吧,那就叫你小心好了
小:……你又在随便起外号了
花:怎么不喜欢啊,本主角想了好久的!

兵刃叛逃,自当除之。


从逃出来那天,我不再是刃,我叫……小心。

从逃出来那天,我就知道,我们走不了远的,希望小心这家伙活的比我久吧。

【去年的脑洞,可能会写成中短篇,就是不知道有人看吗……有人看就写(没错……某染又来挖坑了……)】

【原创】无色鸢尾(片段)

女杀手x傻(shi)子(yi)教官
自己女儿和朋友儿子的cp(已授权)
女:莱特
男:莱克哈

夜里,莱特回到了家里。
一进门,家里的那只白毛就马上挂到了自己腰上。
莱特只好拖着身子把门关好。
虽然已经跟他说了好多次了……但莱克哈这家伙最近是越来越皮了,普通的说教根本不管用,刚说完就又犯,稍微一凶,他又马上泪眼汪汪的,莱特第一次觉得让莱克哈这家伙乖乖听话,比做任务难多了。
莱特站在门口,用手轻轻拍了拍莱克哈的头,然后又指向沙发。
看着莱特指着沙发的手,莱克哈晃着脑袋。
“嗯?”莱特又朝着沙发的方向动了动胳膊,示意莱克哈过去。
莱克哈仍旧不为所动,甚至还在莱特的腰上来回蹭起来。
没办法,莱特只好使出了杀手锏。
不能凶,记住不能凶!莱特心道。
然后她放下手揉了揉莱克哈的脑袋,然后微笑着对莱克哈说:“如果你再不放手去乖乖坐好的话呢,今天晚上就回自己房间睡觉,还有这周的零食也通通没收。”
莱特尽量用柔和的语气说着。
刚刚语毕,她就感觉到莱克哈好像松开了些。
看来这法子管用了。

莱克哈窝在自己身边睡着了,半个身子都靠在自己身上。
他还是老黏着自己,虽然有的时候会给自己制造麻烦,但跟曾经的莱克哈相比,自己似乎更喜欢现在这个有一点傻乎乎的莱克哈。
夜里,月光透进来,四周静谧,而莱特却睡不着了。
白日里的伤开始疼了,通常,只有第二天早上才会这么疼。
她轻轻起身,把莱克哈轻轻的从自己身上挪到了床上,他还在休息,他睡着的样子很安静,一点也不像平时那个调皮鬼。
为了不打扰莱克哈睡觉,莱特去了客厅的沙发上换药。
镜子里身上那些疤很难看,最大的那个像是一条蜈蚣一样趴在光洁的皮肤上。
莱特已经习惯了晚上一个人处理这些她很熟练的把伤口处理好。
夜色很好,她已然没了睡意。
人长大了,就开始喜欢回忆过去,莱特也不例外。
今天的任务很完美,护送成功,还把那个说自己坏话的家伙揍了一顿,如果老爸还在,他一定会说:揍的漂亮,我的女儿就该这么强。
老妈呢一定会给老爸一拳,然后揉着自己的头说:太危险了!有爸妈在,被欺负了啊就跟我们说,看看你,又把自己弄得脏兮兮的。
莱特裹好毯子,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
真是的……最近老是回忆这些东西……
明明都长大了啊……
月光落在她脸上,有什么东西在脸上泛着光。
突然,莱特觉得月光被什么东西挡住了,她睁开眼睛,她看见了莱克哈。
那一刻,她有一丝错觉,她好像看见儿时的那个少年。
直到他把手蹭在自己脸上,她才回过神。
“不哭……给你吃糖……”
他说。
“你不困吗?”
他摇摇头,靠着莱特坐了下来。
突然他把手抬起来在莱特的脸上轻轻抹了一下,他的手上都是茧子,弄的莱特的脸有一些痒。
眼泪都被他蹭掉了。
“我在呢,不哭。”
这话本是自己安慰这个家伙的,现在却在他口中说出来了。
他把手里的糖塞到莱特手里,然后一脸凝重的看着莱特。
看着他认真的样子,莱特不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笨蛋。”她抬起手想摸上他的脑袋,但他坐的很正,这时莱特才想起,这个傻瓜比自己高出不少呢。
平时的他总是喜欢挂在自己腰上,久而久之,自己都快忘记了他原本的模样。
他本是一个战士,是本该翱翔天际的猛禽。
“要是哪一天,我们分开了?你会不会想我呢?”
闻言,他开始紧张了,他搂住莱特的腰,好像是怕她离开。
对于现在的他而言,似乎除了自己,这个世界都会伤害他,他好像很怕自己的离开。
“我不会走的,笨,不管谁欺负你了,你只要躲到我身后就行了,你记住,以后不管怎么样,我永远都会保护你。记住了就点点头。”
莱特感觉到他的脑袋在自己身上动了动。
自己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莱特感觉自己都不像自己了,但她却真切的感受到名为开心的情感。
这次她没有管他,任着他,把脑袋贴上了自己的胸口。
夜静,月明,时光静好。
如果未来有一天分开了,我知道,一定是你离开我。
其实,害怕分离的一直都是自己。

————————
昨晚莱特睡的并不好。
不知道是怎么了,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压住了,喘不过气。
莱特努力睁开眼皮,想抬动胳膊,却发现自己被人压住了,压住自己的不是别人,正是莱克哈。
莱克哈还在睡,他双手抱住了自己的腰,脸贴在自己胸前。
怪不得自己被压的喘不上气了,原来是莱克哈……
莱特有一些无奈,他大概是半夜惊醒又害怕了。
突然莱克哈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了几下,莱克哈睁开了眼睛,他醒了。
“唔……”莱克哈揉了揉自己惺忪的眼睛,然后露出了一个有些傻气的笑容。
“莱特早上好。”莱克哈用有些沙哑的声音说道。

《赎光》中秋贺文(cp小花)

赎光中秋贺文

cp:小心超人x花心超人
配合赎光一同食用更佳

中秋前夜

    中秋前夜,集市上是川流不息的人群,小心也是拥挤人群里的一员。
    小心顺着人流,焦急的四处张望着,他找不到他了。
    能力的损伤,让他没有办法使用分身,小心只能顺着人流寻找金发少年的踪迹。
    前方人群的骚乱,很快引起了小心的注意,他拨开围观的人群,直达了骚乱的中心。
    只见金发的少年倒在人群中央,灯笼竹条等杂物掉落在他身上,围观的人唏嘘不已。
   “花心超人!”看见花心,小心径直跑过去。
   “喂小子,你认识这个瞎子?他把我的灯笼摊撞坏了,你说说怎么办?”路边摊的摊主大叔冲着小花二人喊道。
    “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伤到?”小心清理开他身上杂物,急切的问着花心。
    “你……你怎么来了?”花心的声音略有一丝慌张。
    “你跟我走散,一个人行动太危险了,你的眼睛还没——”
    “瞎子。我知道自己是个瞎子,又让你麻烦了,对不起。”
    “我不会觉得麻烦,我只是……担心你会受伤。”小心柔声道。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我只是想——”
    “你俩要聊到什么时候啊!我不要面子的啊?赶紧赔钱走人!我可不想欺负瞎子!”为了不继续被无视,摊主大叔打断了花心的话。
    “我赔,这些钱够吗?”小心掏出了钱袋,扔给摊主,准备扶着花心离开,起身的前一刻,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小心冲着摊主说:“对了,他不叫瞎子,他的名字是花心超人。”
    说完,小心扶着花心逆着人流,朝着住的地方前进。
    虽然明天才是正式的中秋节,但是这一点也不影响出来买东西的人,两个少年艰难的逆着人群前行。
    走了一小会,小心很快发现了,花心的异样:脸色煞白,冷汗从他的脸庞滚了下来。
    “你怎么了?受伤了吗?”
    花心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见状,小心只好一把把花心抱起来,踩着旁边的建筑物,不顾人群的惊呼,跃上了楼顶。
   
——————
小心

    在确定花心睡着之后,小心悄悄的从房间里退了出去。
    花心的腿伤了,被锐利的竹条扎伤了。
    小心沿着记忆里的路线,朝着自己一直去的诊所走去。
    月光下,街道上少年独自一人的身影,显的孤独且单薄。
    今天是花心眼睛出问题之后,第一次带花心出门,却出了这样的事情。
    一开始小心以为是自己没有看好他,可后来,他发现花心只是不想一直依靠别人的帮助。
    他总是这样……
    在与灰心怪对抗的时候,他甚至不惜撒谎,也要一肩扛起所有,不靠别人。
    想一想也对,自信,独立,阳光的笑容才是花心超人的标签。
    等治好他的眼睛,就一起回家,像以前一样。
    想着,小心敲开了诊所的门。
   
——————
花心

    小心走了,花心从被子里悄悄探出头。
    虽然看不见,但是花心还是摸索着从床上爬起来,来到地面。
    他从床下面拖出了一个纸箱子,里面是一个半成品的灯笼,做的有些歪歪扭扭。
    今天好不容易出去,想要买一些材料,却不小心把店主的摊给撞倒了。
    花心有些懊恼的揉了揉头。
    重点是又麻烦小心了……
    花心拍了拍脸,试图让自己振作起来。
    明天就是中秋了,今天一定要把送给小心的中秋礼物做好。
    那个家伙总是东奔西走,虽然看不见,但自己都知道,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给自己找治眼睛和恢复能力的方法。
    好多个夜里,隔着薄薄的门板,花心都能听到小心在小声的背着地标、路线、指示牌……甚至是街上的招牌。
    那个家伙,话不怎么多,但那些事花心都知道。
    费了些力气,总算把最后几步都做好了,灯笼完成了,虽然歪歪扭扭的。
    花心拿来一张纸,估摸着在纸上写下了一个愿望,把纸叠起来准备放进灯笼的时候,花心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又把纸打开了,在纸的下面又歪歪扭扭的写了一行小子。
    字虽小,却一字不落的落进了窗外少年的眼中。
    金发少年满意的把灯笼放回原处,拖着腿爬回了床上,并没有发现窗外的人。
    窗外,黑发少年静静的看着房内发生的一切,过了许久,花心睡着之后,小心悄悄的跃入屋内。
    皎洁的月光透过窗子投进屋子,美丽而温柔。
    看着熟睡的少年,小心轻轻的吐出了三个字。
    “谢谢你。”
   
——————
中秋夜

    中秋的夜晚,烟火大会上,橘黄色的灯火淹没了整个世界,两个少年并坐在城墙高处,城墙下是熙熙攘攘的人群。
两个少年身后,是一座古楼,古楼的檐角上,挂着一个歪歪扭扭的灯笼。
灯会的场地在一个古色古香的公园里,公园的正中央是一座石桥,桥下是波光粼粼的湖水。
“古楼的檐角上挂着灯笼,散发着橘黄色的光……灯笼从这边一直挂到……”
小心把看到的东西,一字一句的说给花心听,平时不善于表达的小心,此刻,却把每一个细节都描述的无比清晰,大到阁楼建筑,小到街边摊贩。
花心安静的听着,小心的声音柔和而又清晰。
灯火的影子、熙攘的人群、温柔的月光……都倒映在花心没有焦距的眼里,仿佛星辰在他瞳中跳跃、闪烁着。
突然,人群开始兴奋的尖叫起来,原来是助兴的表演嘉宾到了,明星的出现,让整个大会的气氛进入了高潮。
明星吗……
听着粉丝的尖叫和欢呼,一丝落寞染上花心的眼睛。
自己似乎很久都没有听到这样的欢呼声了……
“大明星花心超人可从来都是自信乐观的。”
小心忽的开口,花心有些意外,但随后一抹笑意染上嘴角。
“我啊,先是花心超人,然后才是大明星,虽然当明星很开心,但是,超人才是我真正的身份。”花心仰起头说道。
看着花心微笑的侧脸,小心突然发现,眼前的少年,似乎跟以前那个整天跟自己比粉丝的花心超人……不一样了。
小心顿了一下,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然后一把抓住了花心的手。
“怎么了?”花心问道。
“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说着小心拉着花心从在建筑物上移动着,到达湖边的凉亭,小心拉着花心跃入了人群。
小心的手握的很紧,有些疼,却安心。
穿过熙攘的人群,两个少年终于来到了会场的正中央,那座石桥上。
四周的人开始欢呼,会场的烟花也准备完毕了。
正当花心想要开口询问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烟花炸裂的声音。
绚烂的烟花撒在天幕上,如同暗夜之中盛放的繁花。
    中秋的灯会在人们此起彼伏的欢呼声和烟花绚烂中正式开始了。
人群之中,石桥之上,两个少年,仰着头,看着漫天烟花,小心仍旧是将看到告诉花心,花心也仍旧是静静的听着小心的每一字每一句。
或许是为了对抗拥挤的人潮,两个少年十指紧紧的扣在了一起。
被少年挂在高处的灯笼,随着风轻轻的晃动着,歪歪扭扭的灯笼承载着两个少年的愿望与希冀,在柔和的月光与绚烂的烟花下,散发着自己的光芒。

(很抱歉发这种跟粮什么无关的东西……有不喜欢的小伙伴可以取关的)
眼看着一些事发生,却无能为力的无力感……很难受……我算是很玻璃心的人了,为了陌生人的事难过……
现在心里很堵的慌,我想告诉一些姑娘或是男孩:
永远不要过于相信别人的评价,别人永远是别人,尤其那些中伤你的话,没必要理,因为别人看不惯中伤,还要因为这个难受,真的挺痛苦的。
我就想问那些人,你看不惯人家,恶意中伤人家,贬低人家,是能让你显多高贵?还是什么?恶意中伤别人给别人造成的伤害,你他m赔的起吗?
希望每一个人都能被温柔以待吧……

另外你难过,不开心或是有什么事堵的慌,一定要找聊聊,倾诉一下,别让压力压垮你,亲人朋友闺蜜兄弟同学列表或是陌生人都行。

如果不行就找我吧(我这样是不是挺傻的)

QQ号就挂在这儿了1513621769

最后谢谢你看完,也很抱歉……浪费你的时间看了这些东西……就当是一个沙雕发的沙雕东西吧

cp:小花,填词同人歌《赎光》
年初用嫣汐弄的,突然又翻出来了
链接:(如果链接不能点可以识别图片下方二维码)
http://star-fans.com/app/dist/play.html?id=586150&shareuserid=695314&sharetime=1534995144003&isqrcode=0&platform=5
填词:言染
原歌:Stay With Me (《孤单又灿烂的神一鬼怪》韩剧插曲)
  曲: 이승주/로코베리(Rocoberry)
编曲:이승주

赎光(十一)

cp:小花  ky莫入

十一

愿你手的剑
斩落谎言

经过几天休整,伽罗和小心的身体逐步恢复了些。
花心经过几天的侦查,发现整座城市都空无一人,驻军全部撤离了。
虽然没有灰心驻军的威胁,找到远距离星际跳跃飞船的几率更大,但其中凶险,三人也是心知肚明,灰心怪轻易撤军,只怕是有其他目的。
伽罗的回归本是很开心的事,但残破的城市和弥漫的硝烟却时刻提醒着他们家园被侵占的事实。
沉重压抑的气氛,如同乌云笼罩着整座城市。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在那次遭遇灰心怪之后,小心总觉得花心好像哪里不一样了,与以往相比,有一些沉默寡言了,他总是以让伽罗和自己养伤为由,出去侦查,就好像是要避开自己和伽罗一样。
直觉告诉小心,花心有事瞒自己和伽罗。
这次,花心又要出去巡逻侦查了 ,小心叫住了花心。
金发少年仍是那样三句不离帅字,一边聊天,一边还不忘“怼”自己两句,仿佛那个有一些沉默寡言的花心是自己的错觉。
休整的这几天,小心将自己这段时间的异常说给了花心和伽罗,偶尔暴躁的情绪、记不清内容却能感受到强烈悲伤的梦,以及那些缺失的记忆片段……
伽罗和花心先是沉默了片刻,接着花心就拍上了小心的肩膀:“你啊,可是睡了很久才醒过来的,肯定是脑子太久不用,才这样的,一段时间就会好的,放心本主角会保护你的!”
看着靠过来的花心,小心给了花心一个白眼。
经过确认,小心的记忆似乎是从几个月之前与灰心怪一战之后便开始了记忆缺失。
“你还记得我重伤昏迷之前,跟灰心怪战斗时的细节吗?”小心问道。
“嗯……我记得你是被击中头部才晕过去的,看样子是后遗症吧,”花心回答道,“不过嘛,忘记就忘记了呗,那些都不重要,我们赢了之后,让博士帮你修一下就好了。”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倒还放心一些,只是缺少设备,没办法给你做检查。”伽罗道。
“嗯,没关系的,我知道原因就好了。”
分析完小心的病情,三个人便开始讨论接下来的计划。
“这次的任务就交给我和小心超人了,伽罗,你坐我们来时的飞船先回去。”
“身为战士,绝不会临阵脱逃,让我跟你们一起吧。”
“不,伽罗,我们相信你的实力,这不是临阵脱逃,而是要你,将我们得到的情报和物资带回去。”小心开口解释道。
“伽罗,目前的情况只能这样,博士那边也需要保护,我很抱歉……但这次,冲锋陷阵就让我们来吧。”
伽罗思索了片刻,“那好吧,答应我,你们要小心,灰心怪是不会轻易放过我们的。”
“但我们已经不能回头了 。”小心回道。
“不能回头,就赢下这场战斗,我已经可以想象到我们赢了之后,粉丝尖叫欢呼的声音了!”花心自信满满的说着。
“你总是在乎不重要的东西。”小心微微叹了口气。
“粉丝对我来说可是很重要的!还有啊,你别得意,我的粉丝数一定会超过你的!”
“无聊。”
少年间的拌嘴,让气氛缓和了些,伽罗好像又找回了曾经在家里的感觉。
废墟外的天空上,阳光透过云的缝隙,一点一点的撒下来,与花心拌嘴的同时,安心的感觉,在黑发少年的心里悄悄生长。
    伽罗带着资源踏上归途,而小花二人则继续搜寻飞船的下落,几天的养伤,已经浪费了许多时间,两个少年也加快了寻找的速度。
时而从远处传来的炮火,像是石头,压在少年的心尖,催促着他们搜寻的脚步。
最终,在废墟的下面,他们找到了那架可以空间跳跃的飞船,他们废了些功夫,清理干净了飞船附近的碎石和砖瓦。
云层散开一条缝隙,许久不见的暖阳,落在砖石瓦砾之上。
两个少年准备好能源物资后,已经是日沉之时。准备登船出发的时候,花心叫住了小心。
小心应了一声,回过头,只看见花心逆着光站着,他背后西沉的太阳,璀璨而夺目,明亮而温暖的光让小心有些看不清眼前的人。
“喂,小心超人,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嗯,你说。”
“如果只有说谎,才能保住重要的人,你会骗人吗?”
“我不知道……也许会,但谎言所带来的安全和美好,终归是虚假的。”
“但虚假的美好也是美的不是吗?”
“那是逃避,我宁愿接受现实,用手里的刀去改变它,”小心顿了一下,看着有些凝重的花心,小心有些疑惑:“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若是……现实很残酷呢?”花心没有回答小心的问题,而是继续发问,他背后的夕阳变的愈发耀眼,“你会一个人背负所有吗?”
黑发少年略微愣了一下,他但随后,少年的答案,便脱口而出:
“会。”少年的声音坚定而果断。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花心笑着,好像是确认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不愧是我花心的竞争对手。”
“虽然不知道你怎么了,但是……”好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小心看着逆光的少年,开了口,每一个字,都是那么清晰,那么坚定:“你不必一肩扛起所有,还有我跟你一起战斗。”
是啊,一起战斗……小心的话好像触到了花心心里最柔软的地方,温暖,却又有一些苦涩。
“嗯,一起。”
绚烂的红霞之下,金发少年说道。

赎光(十)

cp:小花  ky莫入



沉寂的夜将梦遮掩
你眼中孤寂的世界


滴答……滴答……
熟悉的感觉……
小心睁开眼睛看着脚下一圈圈漾开的水波。
熟悉的梦境,但不同的是,这次似乎有一些很熟悉的东西出现在记忆里。
一些画面在小心的头脑之中闪现:战场上自己被植入的芯片……花心超人布满血迹的脸……寻找能量矿时与敌人的相遇……还有……
灰心怪!
如果自己现在失去了意识,那么花心一个人肯定是对付不了那个家伙的!
“武器就是武器,那么多感情,只会影响你的判断,不是吗?”缥缈的声音传入小心超人的耳朵。
“杀了花心超人,是成为合格武器的一部分,不是吗,不要让我失望啊,小心超人。”那个声音不紧不慢的说着。
“哦,对了,那些会成为阻碍的记忆就留在这儿吧,那么——祝你任务成功。”
——————分割线——————
英雄的存在,从来都不是得到别人的认可。
落雨敲打着城市的废墟,溅起的一层烟尘覆盖在龟裂的土地上。
废墟一角,巨大的石板下,一蓝,一黑两个人,躺在角落里最干燥的地方。
石板外,雨水交织,变成一张巨大的雨幕。
雨幕外,少年独自站在雨里,金色的发丝已经湿透了。
混杂着雨声,远处传来了几声轰隆隆的巨响,并不是雷声……而是炮火落入土地的声音。
那声音就像是……哀嚎,来自北边的废墟,又或者……来自自己的心里。
计划明明已经那么清晰明了了,但悲伤的感觉还是从心口涌出来。
灰心怪的话一遍一遍的在花心脑中回荡。
“我知道你一定会去,就算是为了救另外几个超人,不是吗?”
“那你凭什么觉得我会把辛苦得来的能量石给你?!”
“我有说是你交给我吗?”
“你什么意思?!”
“没有意思,这个叛徒阿德里星人还给你,不过放心,我并没把他算在这场游戏里。”
“…………”
“哦,对了,告诉你一个线索哦,你们的队伍里……有叛徒哦,不过这个叛徒,以前也是我们灰心军的叛徒呢~”
“…………”
雨水浇湿了花心的脸,伤口沾水火辣辣的疼。
我从不愿相信叛徒是你,小心超人。
雨小了些,小心缓缓睁开眼睛,头昏的感觉让他眼前有一些发花,一个蓝色的身影出现出现在他眼前。
“小心超人!你醒了吗?”伽罗见小心苏醒,马上靠了过来 。
小心揉了揉眼睛,在伽罗的扶持下坐了起来。
“伽罗……我这是怎么了,灰心怪去哪里了?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我也不知道,我被抓之后,就被莫名其妙的带到了这里,看见了你和花心。”
“花心……等等!花心他人呢?!他一个人?碰见灰心怪的话……”
“他去找物资了,放心这一带的灰心军都撤兵了,不过……总觉得有阴谋。”
听了伽罗的话他才稍稍有一些安心。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你的话好像变多了啊。”伽罗笑着看着小心,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
“有吗?没有吧……”小心辩解着,突然他看见了角落里的盒子,那个盒子很眼熟……但自己在记忆里好像找不到与之相关的记忆。
小心把盒子拿过来,打开,发现是面膜,看样子,是花心的东西,但自己总觉得这面膜那么眼熟……
「没有情感,才能成为武器,这牵绊你完成大业的线,我会帮你一一剪断。」
“伽罗……我好像忘记了……很多重要的事……心口有一些疼呢……”
看着手里的面膜,小心开口,拿着面膜的手有些微微颤抖,好像手中拿着的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伽罗有一些诧异,他过去扶住小心,问他怎么了,只听见小心开口:“到底……是什么不见了……我好像很难过……”
雨小了,却不见停,云层把天幕裹住,留下一层一层深浅不一的灰暗颜色。
哀鸣般的炮火仍在继续,这颗星球像是在哭泣,穹空的雨像是眼泪,一点一点冲刷着废墟的尘埃和战争的伤痕。
花心抬着头看着天空,视线有一些模糊不清。
雨水落进眼睛,变成泪流了出来。
“我会救你们出来,不管代价是什么。”

什么是悠夫人?
悠夫人就是:经得起黑卡诱惑,顶得住狂风袭击,拥有摆脱控制的毅力,还没有任何你可以复制的能力,另外,可能的话,悠夫人还要扛的住雷劈(雷/夜悠了解一下)。
emmmm不说了,我要抱上悠然逃命了

(沙雕段子发完就跑真刺激( ॑꒳ ॑ ))

我要吹爆她!我女儿最棒了!(*꒦ິ⌓꒦ີ)新剧情虐死了!悠然要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