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刀片的言染

小学生文笔的文渣仙剑秦时火影盗笔dc漫威六本命博爱党一只,恋与f5厨,花心超人厨,蝙超本命(不接受蝙超逆cp),国漫日漫美漫均有涉猎≧▽≦欢迎催更互撩企鹅号1513621769

赎光(五)

cp:小花(ky莫入)
(假装自己很高产XD)



“我不过是,厌倦了弱者的感觉而已。”
————花心超人

能源室里,小心扶着花心坐在地上,两个少年都沉默着。
花心的症状逐渐消失了,小心开始询问花心事情缘由。
从花心这里,小心得知了药剂的事情(详见番外《黄昏之末》)。
“这种药,别用了,它会害了你,”黑发少年凝重的说道 ,“把它交给博士吧。”
花心沉默着,突然金发少年起身,小心见势,想去扶花心,花心摆了摆手。
花心吃力的起身,扶墙走到能源室厚重的玻璃墙前,玻璃的另一端是三颗机械石。
“如果当初我能再强一点,开心他们是不是就不会这样了……”花心摸着冰凉的玻璃壁,喃喃自语道。
“我们可以救他们,”小心的手放上了花心的肩膀,“但救同伴,靠的是我们自己,而不是药剂。”
“…………”花心沉默了。
“走吧,去找博士检查一下,顺便把药剂拿去让博士看看,花心超人,我扶——”
“谢谢你,小心超人,”花心打断了小心的话,“但是你暂时别跟博士说,博士他大概已经忙的焦头烂额了吧。”花心的眼神暗淡了下来。
此刻,小心才意识到花心这么做的意义,他是想一个人抗吗?
玻璃墙反着光,映出了花心的面具 。隔着面具,小心看不出花心的表情,但小心注意到了滴落在花心脚边的一个个逐渐扩大的暗点。
原来那个眼前那个,曾经一直无比骄傲的少年,也会如此软弱。
“我们会救出伙伴的。”小心说。
最终小心并没有告诉博士花心的情况,并不是刻意隐瞒,而是此刻的情况并不适合告诉博士,博士操了太多心,而且堡垒的能量和设备压根不足以支持给花心检查和制作药剂血清。
除了这个,原本想跟花心商量一起去灰心军的营地夺回一些能源和设备,但就花心现在的状态……
现在的他大概需要好好休息吧。
还有那个小孩……总觉的他很是眼熟,但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他,不过这个不重要,但愿那孩子不要再去骚扰花心了吧。
把花心送回房间时,小心跟花心要了剩下的药剂,但花心说那个药剂似乎有某种成瘾性……自己便给花心留了一瓶。
花心跟小心做出承诺,不在依靠药剂,看着花心睡下之后,小心才离开 。
虽然那家伙睡觉之前都不愿意摘面具,说什么要保护皮肤,自己也不太懂护理皮肤什么的,只好由着他,果然皮肤对花心还是那么重要。
小心系好了斗篷,准备出发去找能源。
不知道为什么,小心的直觉告诉他,在离堡垒雪原之外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守卫薄弱的灰心军营,虽然直觉不一定可信,但碰碰运气总是没错的。
小心踏着落雪,趁夜色出发了。
如果能成功,就有足够的能量就伙伴们了,还有花心那个家伙,他好像一直都不怎么开心……在灰心部队那应该有不少物资,这样的话……
小心一路思考,一路前进,不知不觉已经接近了那个军营。
希望那的物资里有新鲜的水果吧。
小心想着,不由的抓紧了手里的纸条。
那张纸条是小心临走前在花心房间拿的,上面写着天然水果面膜配方。
军营就在前方,小心使用了隐身技能,轻松的混进了这个把守不怎么严密的军营。
但小心不知道的是,在军营的能源室,灰心怪正在等着他。
——————分割线——————
小心离去之后,花心从床上起身 把面具丢到一边,透明的液体粘了一脸。
眼泪好像止不住了,花心走到镜子跟前,视线很是模糊,他擦干净眼泪之后,视线依旧模糊不清,就像那次带着小心逃跑时一样……什么都看不清了……原来只是记号看不清,现在连镜子也看不清了,是自己太累了吗?
花心揉了揉眼睛,过了好一会视线才逐渐清晰起来。
看着镜子里自己丑陋的脸,一股酸涩的感觉涌上了心头,那个孩子知道真相的话,大概会恨死自己吧。
毕竟是自己给了那个孩子以希望 ,也撒了人生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谎言。
而就在给小心药剂时,自己撒了第二个谎。
这个药剂,真的有所谓的成瘾性吗?
答案是否定的。
对不起,小心超人,自己不过是……
“厌倦了弱者的感觉而已。”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花心自言自语的说道。
而在另一边,经过几天连续工作,博士已经找到了恢复机械石的方法,不过还要验证。
堡垒之外茫茫雪原无边,没有下雪,一切都那么宁静,夜色降临已久,寂静的雪原较于白天,又增添了几分危险。

评论(16)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