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刀片的言染

小学生文笔的文渣仙剑秦时火影盗笔dc五本命博爱党一只,恋与f5厨,花心超人厨,蝙超本命(不接受蝙超逆cp),国漫日漫美漫均有涉猎≧▽≦欢迎催更互撩企鹅号1513621769

《孤笼》【蝙超 主世界老爷×闪点超   正太养成计划(雾)】不适者出门随便拐( •̀∀•́ )
人物性格贴原著,尽量不崩,会化用漫画的一些情节(๑•̀ㅂ•́)و✧,这里染酱,新手一枚,文笔渣,希望大家轻喷,最后祝大家食用愉快(*^ワ^*)

漆黑的笼子里
斑驳着血迹
腐朽的而又孤寂
而那扭曲的笑脸
一点点将心脏灼蚀殆尽

大都会地下研究所
    “滴——身份已确认,允许进入。”
    冰冷的机械女声消失后,厚重的金属门缓缓开启。
    门后是一个实验室,实验室里充满了各种仪器。
    满头花白的博士跟自己的助手进入了实验室,在实验室的正中央的真空观察舱前停了下来。
    一个小男孩正静静的躺在玻璃罩里,看起来不超过10岁。
    小男孩十分瘦弱,浑身插满了各种仪器和设备。小男孩闭着眼,只有旁边不断上下起伏的心电图证明着男孩依旧活着。
  “博士,看来我们的推论是成功的,这种绿色矿物果然可以削弱实验体,甚至可以刺穿实验体的皮肤。”助手一边整理资料,一边说道。
   “嗯,正因如此我们才能在实验体身上连接如此多的设备,”博士走到了大屏幕前,打开了各种仪器,在大屏幕前观测着各项数据,“但如果推论成立,那么这种矿物对克隆体也会有影响。”  
  “我到觉得这样挺好的,这种矿物用来控制实验体在好不过了,”说着,助手心有余悸的瞟了一眼玻璃罩里的男孩,“毕竟这个外星小鬼炸毁了整个大都会,昨天还差点毁了整个实验室。”
   博士没有作答,双手在键盘上敲敲打打,似乎在推算着什么。
   助手看见博士已经开始了工作,也识趣的闭了嘴,开始了手头工作。
   助手来到观察舱前,开始记录实验体的状况。
  在绿色矿物的作用男孩还在沉睡,惨白的皮肤上插着各种管子——这种矿物果然能轻易穿透这个外星小怪物的皮肤。助手想着。
  经过一系列测试之后,今天的实验终于告一段落,博士开始整理今天的数据,助手则打开了舱门,将男孩身上的仪器一一拔下。
   做完之后,助手嫌恶的擦了擦手上的血。
  “时间差不多了,实验体估计要醒了,叫人来把实验体送进红太阳舱吧,”博士开口道,“顺便准备好绿矿,防止实验体情绪失控。”
  “好的先生。”
   就在说话期间,男孩缓缓地睁开了眼睛,随着药效渐渐失效,疼痛开始蔓延全身。
  “先生!实验体醒了!”助手的声音有些颤抖,大概是想起昨天的事。    
  “不用担心,现在的实验体很虚弱。”博士博士说道。
   随后一个穿制服的大汉走了进来,抱起了男孩。
  博士来到实验室的一角,扫描确认身份之后,墙面开始震动,一扇圆形是门显露出来——那是一扇比实验室大门更大、更厚的金属门。
  红色的光芒从门后溢了出来,男孩刚刚从黑暗中苏醒这红光灼烧着他的眼睛。
  终于在一声金属门再次关闭之后一切再次归于沉寂。
  男孩是被扔进去的,大概是因为男孩的钢铁之躯,这些人类也从未想过他会受伤,所以这种粗暴的方式,男孩似乎早已习惯。
  男孩缓慢的爬起身,拖着瘦弱的身躯,来到房间的角落,双手抱膝的蜷缩在那里。
  红色的光填满房间,亦将他淹没。
男孩不知道自己谁,从自己记事开始,陪伴他的就只有这红色的光和冰冷的金属墙壁。
  但有时,在红房子外面时他总能听到一个声音好听的声音响起,虽然她总是说着“身份确认,允许进入”之类他听不太懂的话。
  虽然她总是不理人,但比起那些怪人,自己却更喜欢这个有些冰冰冷的“朋友”,至少在这个“朋友”的声音里,他从没有听过出厌恶,或许男孩甚至不知道厌恶是什么,但他能感受到“怪胎”、“恶魔”、“杀人犯”这些词让他害怕,当那些怪人说出这些词汇时,他们表情,声音让他恐惧。
  男孩缓缓睁开眼睛,刚刚脱离黑暗的眼睛终于适应光明,红色的光明。
  男孩的眼睛是蓝色的,本应该散发着蓝宝石般光芒的眼睛却被一层灰暗覆盖,他的眼睛没有焦距,空洞且无神。
身上被绿矿刺穿的地方,疼痛开始叫嚣,他瘦弱的身躯有些微微颤抖。
   他缩紧了身体,全身赤裸的他,似乎是觉得有些冷,心口好像被什么开了个洞,寒冷的感觉席卷全身。
   一种叫做孤独的东西正在腐蚀着男孩的心脏。
   夜里,助手一个人来到了实验室,他一边咒骂,一边以检查设备的名义打开了实验室的门。
   “妈的,都怪这个外星小鬼!十年前抹去了我的所有,现在又害老子错过约会!”
   助手咒骂着把手放在“红房子”的门前,厚重的金属门缓缓打开。
   显然是想起了什么不愉快的回忆,助手将红房子关好,嘴里咒骂着径直走向了男孩。
   男孩的眼里闪过一丝恐惧,助手一把抓住男孩的胳膊将他拎起,甩到一边。
  “怪物别挡道!”
  说着他开始检查红太阳室的故障,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的恒温装置出了故障。
   “妈的,真该冻死你个小崽子!”助手嘟囔着,说是博士的助手,可实际上自己就像一个打杂的!莫名愤怒逐渐涌上了他的心头。
   花了两个多小时,他终于把故障修好,只是因为这两个多小时,他彻底错过了跟女朋友的约会。
  助手又骂了句娘,起身准备离开,却发现男孩正缩在房子的另一个角落里偷偷的望着自己,似乎很害怕的样子。
   助手看了看远处缩成一团的男孩,怒火再次燃了起来。
  这里的红太阳让他不再担心会被这小崽子弄伤。
   他再次抓住男孩的手臂,将男孩腾空,男孩开始挣扎,瘦弱的四肢在空中胡乱拍打。
   他将男孩拎出了红房子,但他却一点也不怕被这小鬼打伤。
  “怎么,不害怕了?那么现在,”男人一手抓住男孩的双臂,“我就告诉你,”男人的另一只手伸进自己的工作包里,拿出了今天实验用的一大块尖锐的绿矿,“什么叫恐惧!”
  绿色的光芒刺痛了男孩的眼睛,随着绿矿的靠近,男孩的身体像是散架一样的疼了起来,男孩开始呜咽,像是一只求饶的小兽。
  男人听着男孩近乎求饶的呜咽,反而更加怒火中烧,“你这种杀人犯没有资格求饶!”
   他把男孩甩到地上,一脚踏在男孩的身上,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颗口香糖,那本来是去约会路上吃的。
  他把极少的绿矿粉末包进了糖里的。
  “小崽子,来尝尝氪石糖是什么味道。”氪石,绿矿的新名字。
    他蹲下身,强迫男孩张开嘴,两根手指夹着“氪石糖”伸进了男孩的嘴里,他恶意的把手伸到深处,男孩开始恶心,口水从嘴角溢出来,男孩开始死命的挣扎。
  “妈的,给我听话一点!”男人用退压住了男孩瘦弱的躯体,但男孩挣扎的厉害。
  他把手指拿了出来,男孩终于有了喘息的机会。
  男人找来了绳子,干脆把男孩绑了起来,“我看你再动!”
男人再次把手指伸进了男孩嘴里,这次更深了。
  男孩开始呜咽,眼睛里布满晶莹的液体。
   男人把手抽出,然后顺手捂住了男孩的嘴。
  “口水,真他妈恶心。”
    男孩甚至都没有尝到糖的味道,它就已经进入了食道,糖渐渐融化,露出了里面的氪石粉,辐射至使男孩的身体开始不断痉挛抽搐,疼痛席卷全身。
男人十分愉悦的看着男孩在地上痛苦的做着无用的挣扎。
   “对了这就是害怕,你最好记住这种感觉,哈哈”男人拿起尖锐的氪石在男孩的背上划了几道血口子,剧烈的疼痛使男孩昏厥了过去,陷入黑暗之前,男孩的眼里是助手近乎扭曲的笑容。
“克拉克……”一个十分沙哑低沉的声音。
  这是男孩在梦境里听到的第一个名字。

——————————
彩蛋~
染酱:老爷酷爱来啊!你家酥皮让别人欺负了!
老爷:还不是你搞的剧情_(눈_눈」∠)(蝙式蔑视)
染酱:(´இ皿இ`)诶?不不不这是剧情需要……啊啊啊我错了老爷别过来!
老爷:吃我蝙蝠镖ε=ε=(怒°Д°)ノ
染酱,已狗带。
死因:蝙蝠镖插脑。

酥皮:麻烦谁先过来救救我啊,我还果着呢!━┻︵╰(‵□′)╯︵┻━┻

评论(10)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