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刀片的言染

小学生文笔的文渣仙剑秦时火影盗笔dc五本命博爱党一只,恋与f5厨,花心超人厨,蝙超本命(不接受蝙超逆cp),国漫日漫美漫均有涉猎≧▽≦欢迎催更互撩企鹅号1513621769

赎光(六)

cp:小花 ky莫入

愿为你
撕裂微笑的假面

第二日下午,花心一个人来到了博士的实验室。
“花心超人?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是来帮忙的。”
博士研究室门外,花心正在和门卫说着什么。
“可是你的伤不要紧了吗……”门卫有一些担心。
“嗯,我已经没事了,让我进去——”
“让他进去,好弄出更多麻烦吗?”走廊不远处,有几个孩子正在朝花心这边看,说话的那个孩子正是开心救下的那个孩子。
“哼,骗子。”说着,男孩瞟了一眼花心。
“没能耐还想帮忙?真不害臊~呕~”另一个男孩搭腔道。
花心的表情僵在脸上,墨色的眼睛暗淡了。
“哪来的小屁孩,赶紧走开!别过来捣乱。”门卫朝他们喊道。
“哼,我们走。”男孩带着他的朋友转身准备离开,男孩转身时,又一次瞥了一眼花心。
“花心超人,你看这……博士真的很忙,而且这些事又很累,你伤又没有完全好……”门卫说着,言下之意就是让花心离开。
“嗯,那我回去休息了,麻烦你了。”虽然隔着面具对方并不能看见,花心还是习惯性的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
只是这次的微笑,有些勉强罢了,不过这又有什么所谓呢?
因为没有人看的见。
花心转身,离去。
门卫看着花心离开,微微有些感慨。
花心是明星,是英雄,但是这次因为他的鲁莽,导致能源枯竭,大家的生存也快成问题了……
只要花心不要再添乱就好了,花心超人好自为之吧。门卫想着。
突然实验室的门开了,是博士。
“我刚刚好像听到花心超人的声音,他找我有事吗?”
“花心超人只是路过,他已经回去休息了。”
心情稍微好了一些,花心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但是在自己房间的方向传来了一阵小孩子的声音。
那些声音的主人,正是刚刚那群小孩子。
花心缩在墙角,想要听清他们在说什么,他们好像是在说自己。
“喂,这次没人了吧!上次老大来泼颜料的时候,被小心超人逮了个正着,好不容易写的字也都被小心超人给清理了。”
“算了算了,别说了,小心超人那叫重情义,不过真不知道,花心超人这种人怎么值小心殿这么帮他。”
“嗯嗯,咱们俩赶紧把这桶绿颜料给他糊上,算帮老大报仇了,老大为了爸爸伤心了好久了,花心超人真讨厌!”
“就是!真不知道喜欢他的人是什么眼光,喜欢装逼还自私,不会玩魔方,还拿个魔方装逼!还拍照发微博,真是够自恋。”
“他眼里只有自己吧,总觉得他做好事都是为了博关注,明星就是这点恶心……”
“别说了!你弄好了没!快点!”
…………
花心静静的听着。
他脸上没有表情,心上好像被什么东西开了个打洞。
“总算好了,恶心的绿色,真完美!”
“同意!真想知道花心超人看到这个的表情!他那嚣张的样子最讨厌了!”
“对!他还总是喜欢抢风头!不过每次出丑的都是他!笑死我了哈哈!就他那个熊样。”
“还有啊,你知不知道,有小道消息说花心超人的粉丝有一半都是他自己注册的,真是爱慕虚荣,咦~真是恶心。”
“真是不知道小心殿他们是怎么受得了这么一个自恋,还自私只顾自己名誉的虚荣狂的,还有伽罗大人也是为了帮这个家伙断后才被围困住了。”
“对!都是因为他!”
…………
都是……因为他……
花心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们。
都是自己的错吗?
可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呢?
是因为自己的弱小的吗?
因为自己让同伴受伤吗?
因为自己不能保护所有人吗?
呵呵……
原来自己在他们眼里就是……这样的吗……
两个小孩儿还在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
“我觉得花心超人从来就不在乎同伴,他只在乎自己,还有自己那张——”
“你们根本不了解花心超人,”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走廊的另一头传来,把小孩的声音打断“你们也不配这么说他。”
小心超人披着斗篷,从另一旁的走廊走来。
他斗篷下摆还有很多水渍,显然是刚刚从外面回来。 “那就好,”博士揉了揉了眉心,显然,博士已经很累了,“辛苦你们了,如果花心超人来找我,请告诉我。”
“好的,博士。”
博士又回到了实验室,虽然很担心花心那个孩子,但是目前的情况,他没有时间去陪花心,现在大家都在为生存而发愁,外面的雪,可以保护他们,却也可以冻死他们,能源,真是个问题……
花心有些失落的往回走着,他揉了揉眉心,长舒了一口气。
现在不是低落的时候,还有朋友在等着自己拯救,主角绝不能这么轻易被打击!
花心这样告诉自己。
“你们也从来不知道花心超人会为了同伴做到哪种地步,你们也根本不知道,他为了救人和救同伴们付出了多少,受了多少伤,那家伙虽然臭美,但绝不会因为虚荣而放弃朋友!”
小心锐利的目光让这两个孩子有些胆怯。
“你们走吧,不要再来了。”
“可是花心超人他——”
孩子好像还想在辩驳,就在那孩子话刚出口的时候,小心的目光变得更加锐利,甚至有一丝嗜血与残忍,那目光好想是在说:“滚!”
小孩见状,吓的转身就跑。
小孩走了,小心有些奇怪……刚刚自己是怎么了?
小心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难道……是昏迷太久的后遗症吗?最近总是忘东西……现在又……
小心微微叹了口气。
不想了,现在还是花心回来之前把门弄干净吧 。
“小心分身!”
大概是因为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这次小心只分出一个分身,小心无奈的摇摇头,把身上的麻袋放在一边,开始清理门上的颜料。
.“小心超人……谢谢你!”
一个声音从走廊左侧传来。
————————————
一个废旧军事基地内,小心超人已经离去许久。
“大人,让小心超人带走那么多能量矿,真的好吗?”
“不付出相应的代价,如何换回更多的回报呢?而且,这可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
“万一小心超人……察觉到那个程序……”
“我已经把他关于两次程序植入的记忆封锁了,这个,你放心就好,至于检查,那种简陋的环境,他宅博士就算是通天的本事,也不可能在没有设备的情况下进行检查。”
“这个小的知道,叫那什么,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知道就好。”
“那大人,这次您植入的是什么程序?”
“一个让我们的武器摆脱束缚的程序。”
随后,小兵被灰心怪派遣走了,高台上,只留了灰心怪一个人。
灰心怪朝着小心离开的方向望去,那个方向,风雪漫天,而在风雪的屏障之后,就是星星球的堡垒。
“小心超人,等你一剑刺穿花心超人胸膛的时候,你会感激我的,感情的牢笼真的不适合武器啊。”
灰心怪自言自语的说着。

评论(3)

热度(7)